萬生萬世的情與海難分

關於部落格
一生的夢與愛在此奔騰,
萬生萬世的情與海難分。
我忍耐,我等待,
我沉潛再回來。
  • 64589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內垵濟安宮--將軍提明燈騎白馬指引迷航船隻

* 白馬傳說線索: 七美 內垵 馬祖......

樽前無事且高歌, 時未來兮奈若何,
白馬渡江雖日暮, 虎頭城裏看巍峨.


內垵濟安宮--將軍提明燈騎白馬指引迷航船隻 


資料來源:澎湖時報[2006/10/20]

內垵濟安宮--將軍提明燈騎白馬指引迷航船隻 

  矗立在西嶼鄉內垵白馬坡上的濟安宮,因坡上前清將軍手提一盞明燈騎著白馬匹指引迷途船隻的種種神蹟至今流傳,由於罹難官差祭日將至,近期不時吸引來自全省各地大批漁民前往焚香膜拜,為讓來自全縣各地的善信目睹白馬奔馳處,掌管濟安宮近五十年的才姓廟祝特指著鄰近山丘的凹地說,該處經地理師堪輿的結果,是一可遇不可求的「白馬佳穴」,充滿神奇傳說。 

  肇建於清乾隆三十一年(公元一七六六年)的內垵濟安宮,是乾隆三十年間因地方發生旱災,官府為施賑派遣官差抵澎,不幸船在內、外垵之外海遇風浪而翻覆,船上一百二十多位人員全都慘遭滅頂,僅存一匹官差騎乘的白馬泅上岸,據當地居民表示,從先人口中得知,該匹白馬在泅上岸後,因見主人已經溺斃,隨即仰天長嘶入水中殉主。當地村民為悼念白馬心護主的精神,加上鄰近是一風水佳地,始命名為「白馬崎」至今。 

  當時由於近百位的官差因公殉職,為尋覓一處安葬之處,特由時任的戴總戎、林護協鎮、胡適判等三位官員和當地村民協商,安葬於白馬崎上並合力創建濟安宮,同時在宮內供奉萬善爺公二尊、土地公三尊、一般神將五尊予以鎮壓。 

  據當地村民表示,自濟安宮興建完工後,夜間在白馬坡上經常神奇的出現一盞紅燈指引迷失方向的船隻和漁民,同時在紅燈處不時會傳出駿馬奔馳的馬蹄聲,讓出海的漁民及船隻從遠處即可遙見一匹白馬在坡上奔馳的奇景,加上漁民們有求必應,儼然成為本縣漁民祈求平安之廟宇,香火不斷。 

  濟安宮雖然充滿神奇傳說,但因年代久遠曾於民國八十九年農曆七月受到九二一大地震的肆虐而塌陷,經地方耆老四處奔走籌措經費,又於同年二月拆除重建,四年前農曆十二月十六日,進行入火安座大典展現新貌。 

  廟方為讓善信目睹白馬出沒處,因此特由掌管濟安宮已屆十年的才姓廟祝解說,並用手指介紹白馬真正「佳穴」的方位,由於才姓廟祝言之鑿鑿,令善信百聽不厭。 

資料來源:澎湖時報[2006/10/20]

http://www.naps.phc.edu.tw/org/01/010308.htm


藝術與人文研究調查
內垵社區田野調查


內垵濟安宮之介紹陳憶萍 老師
一、濟安宮的緣起
    據史書胡通判  建偉于澎湖紀略一書紀載,國家于郡邑地方。咸建設無祀壇祠。每歲致祭。所以慰幽魂也。況風師鼓浪。沒命于波臣者。可不有以妥侑之乎。乙酉九秋二十三日。颶風陡發。浪同山湧。擊碎通洋船隻。數不勝指。而灣泊于澎湖西嶼內外塹。被難者不下三十餘船。淹斃人口。至一百二十餘人之多。此誠歷年來所未有之奇災異厄也。孤魂渺渺。永與波濤相上下。誰實祀之,總戎戴君特興義舉于西嶼內塹外塹適中之地。創建祠宇。招溺者之孤魂而普祭。由是靈有所依。鬼無餒。而非仁人君子之用心。而能若是乎。余于今歲仲春。始來分守斯土、聞之適洽予懷。遂與護協鎮林君共贊成之。鳩工庀材。兩越月而告成。從此昭茲來許。厥祀克綿。而戴君惻隱之懷。不且與祠宇常存勿替耶。是為記。
二、白馬坡的由來與濟安宮的關係
濟安宮建於澎湖內、外垵之白馬坡,相傳於九月二十三日於澎湖內、外塹(現今更名為內、外垵)之海灣(圖1,賑災之船隻因風勢強勁而至此海灣避難,船隻上亦載乘官爺及其隨乘之白馬,但因風勢強勁形成大海浪導致全數船隻覆沒,船上一百二十位官差均罹難,僅存官爺之白馬,經潮水沖至此坡獲救,但白馬上岸只見主人之鞋子而未看見主人,因而傷心躍入水中殉主,故村民將此馬之屍體葬於此處,為悼念白馬忠心護主的精神,加上此坡地是一風水佳地,始命名為「白馬崎」。以實際情況來看,早期內垵北港南處的海邊砂地甚厚,與目前內垵遊憩涼亭齊高,因澎湖冬季時東北季風強勁,而將海砂吹起覆蓋路面及山坡,故村民出海捕魚遠望此處時,白砂與當地地形結合狀似白馬,故此地亦有白馬坡之稱。
010308a.jpg (104641 個位元組)
圖1 濟安宮位置圖
資料來源:調查者拍攝,2002/11/28。
三、濟安宮之傳說
    據當地村民表示,自濟安宮興建完工後,夜間在白馬坡上經常神奇的出現一盞紅燈指引迷失方向的船隻和漁民,同時在紅燈處不時會傳出駿馬奔馳的奇景,加上漁民們有求必應,儼然成為本縣漁民祈求平安之廟宇,香火不斷。﹙摘取自91.10.29澎湖時報第三版﹚
四、濟安宮之沿革
濟安宮最早名為西嶼義祠,後改稱濟安宮,創建於清乾隆卅一年(公元一七六六),由當時戴總戎、林護協鎮、胡通判等三位官員協力創建。創建至今已歷二百餘年,其間宮貌破損,經過葺多次,又因七十一年春,內垵村中之有志人士紳集議原址擴大重行興建。只因座落地址山勢的關係,在民國八十九年農七月,因地震走山,本宮受到嚴重損害,經請示內塹宮范府千歲,在同年二月二日,辰時拆除。於民國九十年農曆五月廿四日卯時由內塹宮委日,進行動土興建,最終在九十年農曆十二月十六日進行入火安座大典,才有今日雄偉廟貌。
五、濟安宮之祭祀活動
    濟安宮內供奉萬善爺公二尊、土地公三尊、一般神將五尊,平時由才姓廟祝早晚至宮中奉茶,每月初一及十五日焚香祭拜,每年於農曆九月二十三日將主神迎到內塹宮舉行建礁法會,當天村民自行準備供品至濟安宮祭拜,至於祭拜的供品則沒有統一的規定。
六、資料來源
內垵村地方耆老──薛先正、才媽代、陳顏時、洪清潔、洪地福口述。


* 白馬傳說:
http://www.nhclac.gov.tw/modules/wap/life_6.php?id=224
馬祖地方主神居所-白馬尊王廟 
文/ 羅海資
馬祖宗教信仰源於福州
馬祖在歷史文化上與福州淵源頗深,除在飲食、建築可看出端倪外,在宗教典故與節慶習俗亦顯而易見,而馬祖最重要的主神「白馬尊王」也是從福州分祀而來,是故談馬祖的宗教神祇必談白馬尊王,談白馬尊王又必從福州一帶的宗教源流說起。

現今福州福建一帶,古稱閩越之地。漢朝許慎在《說文解字》中敘述「閩,東南越,蛇種」,依照吳守禮的解釋,「閩」為以蛇紋形狀做為「圖騰」(Totem)的民族,這可說是該地最原始的宗教起源。大致說來,閩越人自古習慣畔水而居,善於行舟船,因此更善於水戰,由於生活與湖海相伴,更清楚大自然不可抗拒的力量,因此傳統上對於水火風土、日月星辰等自然精靈較為崇拜,這也就是史書上所稱閩越人習於巫術的由來,值得注意的是,這個階段所信仰的是握有自然力量、形而上的自然神而非具體有喜怒思想、有父母子女的人格神。

到了兩漢與三國時期,特別是西晉以後,中原戰亂頻仍,不少漢民族居民反而輾轉逃入傳統被其視為蠻荒的閩越之地,這帶動了漢民族的宗教信仰南移,其中道教中比較傳統,認為人畜動植物皆可成仙的一部份,與閩越的等自然精靈思想,因為概念相同而結合,在這個階段,除了自然元素逐漸成為人格神、許多鄉土的動物神被改造為神、部分具有特殊意義的人在死後也被尊為神,這些神祇同時也升格在寺廟接受祭祀;唐宋元是主要神祇的出現時代,如白馬三郎、臨水夫人、媽祖娘娘等,不過神明被祭祀時所象徵的意義價值,與其在世時的歷史地位未必全然一致;歷史上的白馬三郎主要事蹟是除妖,但在傳祀過程變成了海難保護神;媽祖林默娘與臨水夫人陳靖姑在史書記載上是有預知感應能力,而死後分別被型塑成海難保護神與安胎產神;到了明清時期,隨著沿海漁業興起、小型商業貿易趨盛、海盜肆虐,宗教信仰隨之播於四周海島,其中馬祖為盛,也成為白馬尊王分靈的濫觴。

白馬尊王的典故由來

白馬尊王是馬祖特有的主神,其歷史來源起於漢朝,遠早於馬祖在明清時期才成熟的移墾時間點。根據清代《榕城考古略》記載,漢朝初年時,南方為閩越所統治,閩越王王郢在位時更是開疆拓土,征東甌、擊南越,王郢的第三子武勇驚人,因為愛騎白馬,人稱白馬三郎。傳說當時領地內有一深潭,內有巨鱔常興風作浪危害鄉民,白馬三郎為民除害,巨鱔瀕死之際,卻將三郎人馬拖入深潭,同歸於盡,當地人為之立廟,稱為白馬三郎。清朝《榕城考古略》曾記載:「郢第三子號白馬三郎者,以勇力聞,射中之。鱔纏之尾,三郎人馬與鱔俱死。害遂絕邑人立廟祀之。廟名鱔溪廣應廟,俗稱白馬王廟。」唐代貞元年間,福州一帶大旱,管理當地的觀察使王栩帶領官民向白馬三郎祈雨,祈禱後天降甘霖,神蹟更為當地人傳誦。宋朝永寧年間,當地發生山洪,由於發生在夜間,無人預先察覺閃避,至晨間清查竟無人傷亡,勘察後發現是山上白馬三郎廟前的巨石將山洪左右分流,以致山下無人傷亡。後來,福建長樂縣一帶祭祀白馬三郎的風氣極盛,稱之為「白馬王」,前代乾隆年間,坂里人王子貴則被稱為分祀至馬祖建廟的信眾之始。

另有一說法,白馬三郎為唐末五代十國時期閩政權的開國始祖王審知,因王審知身材高大雄偉,只騎白馬,在軍中被稱做白馬三郎,死後廟號太祖,諡號昭武孝皇帝,同時也被稱為開閩聖王,此亦為白馬三郎來源之說。

白馬尊王廟的主廟位置

白馬尊王在明清時期,先由福建分祀南北竿,再分祀東引,目前已成為是馬祖諸島最常見的神祇,各島居民所建大小廟宇(圖一)或家中參拜總數量甚至超過媽祖,有在天后宮與媽祖合祀者,也有與其他神祇並祀者。其中坂里白馬尊王廟為北竿當地最大的白馬尊王廟,位於坂里村95號,建造於清道光年間,民國1998年重建;南竿則以介壽村中的山隴境白馬尊王廟(圖二)最孚人望,楹柱對聯為「山耀瑞彩八閩安庇千秋共欣榮,隴畝深澤裕民厚德萬世慶大同」,該廟起於清代,民國1975年整建,南竿白馬尊王廟較為特別的是,有七名神祇共聚一堂,除白馬尊王為主神外,陪祀神有真元觀帝爺(漁獲之神)、五靈公(五方瘟神)、華光大帝(火神)、虎將軍(動物神)、臨水夫人(產神)、福德正神(土地神)。東引則以地處中柱港北側村落道路山腳下的「白馬尊王廟」(圖三)最為香火鼎盛,對聯有兩幅,一為「白馬座上顯靈護社稷,尊王爐下蒙庥得安寧」,另一為「勝蹟千秋仗神恩長佑眾生福祉,雲山萬里策駿馬永保軍民平安」,地址在樂華村20號下方,建立于清順治11年,民國1987年集資整建。

(圖一) 馬祖列島中大小白馬尊王廟不少,圖為南竿海島一隅的白馬尊王廟,2008年。

(圖二) 南竿最孚人望的山隴境白馬尊王廟外觀,2008年。

(圖三)圖為東引島重修後的鑼鈸角白馬尊王廟外觀,2008年。

流傳已久的尊王神蹟 

白馬尊王廟自約300年前清初由福建分祀建廟以來,歷來有相傳不少神蹟,更讓居民更為篤信不已。清朝甲午年間,有漁民行船捕魚遇海難,見尊王駕雲降臨,施法解難;後1919年適逢長邑海嘯、1925年有船隻行船受損、1966年愛莉斯颱風風災,所迎奉的白馬尊王像都有能滴水不沾、衣褶如新的神蹟,讓信眾深感神妙。大體上早年白馬尊王屬於海難守護神的性質,近年因漁業資源逐漸稀少,馬祖列島居民不再以捕魚為主,也較無解救海難的神蹟流傳。


http://magazine.sina.com/bg/lifeweek/490/20080810/230170741.html

無論是在神話中、文學裡還是戰場上,白馬聖潔、榮耀的形象經久不衰。一份最新發表在《自然—遺傳學》上的研究表明,所有白馬的祖先均可追溯至2500多年前的一匹灰色雄馬或者雌馬。灰馬出生時原為深色,隨著年齡增長毛色漸淡,到6∼8歲毛色全白時,由於毛下的皮膚仍是黑色,因此整匹馬看起來是灰色的。瑞典烏普薩拉大學的研究小組從800多匹8種不同血統的灰馬中,找到了馬毛從灰至白的突變基因。

https://sites.google.com/a/cmps.phc.edu.tw/qi-mei-feng-qing/qi-ta-guan-guang-jing-dian/bai-ma-gong-yuan

傳說很久以前,一位將軍帶著他的士兵和他心愛的白馬坐船經過七美的海邊。有一天晚上,將軍發現他的白馬非常不安,脾氣變得很暴躁,將軍安慰牠很久,但牠一直用一種淒厲的眼神凝望著將軍。第二天,海上颳起暴風雨,船一直搖搖晃晃的,突然間一陣巨浪,使得船身失去控制,撞上了暗礁。將軍及士兵們都跌落海中,這時白馬立刻咬了一個綁紅線的葫蘆,丟向海中,希望牠的主人能接到它。可是,那天的風雨實在太大了,將軍及士兵們全都淹沒了。過了好久好久,海面終於又恢復了平靜,白馬眼見主人生還無望,便一躍入海,永遠地追隨主人了。後來人們為了感念白馬的忠誠,就在這個叫做『井仔腳』的地方,建立了一匹白馬塑像。聽說白馬當時拋下海中的葫蘆,後來也飄上了海岸。葫蘆中的水便灑在岸邊的地上,也就是我們現在看到在白馬下方的那些水,聽說終年不乾這雖然是一個傳說故事,但它背後隱藏的意義,卻值得我們去思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