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萬生萬世的情與海難分
關於部落格
一生的夢與愛在此奔騰,
萬生萬世的情與海難分。
我忍耐,我等待,
我沉潛再回來。
  • 66246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0080630待查

20080630待查





《書大禹謨》:「正德、利用、厚生,惟和。」孔傳:「正德以率下,利用以阜財,厚生以養民,三者和,所謂善政。」後因稱物有所用、民有所養為「利用厚生」。

http://zh.wikisource.org/wiki/%E5%A4%A7%E7%A6%B9%E8%AC%A8

《尚書大禹謨》(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其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

曰若稽古大禹,曰:「文命敷於四海,祗承于帝。」曰:「後克艱厥後,臣克艱厥臣,政乃乂,黎民敏德。」

帝曰:「俞,允若茲,嘉言罔攸伏,野無遺賢,萬邦咸寧。稽于眾,舍己從人,不虐無告,不廢困窮,惟帝時克。」益曰:「都。帝德廣運,乃聖乃神,乃武乃文。皇天眷命,奄有四海,為天下君。」禹曰:「惠迪吉,從逆兇,惟影響。」益曰:「吁!戒哉,儆戒無虞,罔失法度;罔游于逸,罔淫于樂;任賢勿貳,去邪勿疑,疑謀勿成,百志惟熙;罔違道以干百姓之譽;罔咈百姓以從己之欲,無怠無荒,四夷來王。」

禹曰:「於!帝念哉!德惟善政,政在養民。火、水、金、木、土、穀,惟修;正德、利用、厚生,惟和;九功惟敘,九敘惟歌。戒之用休,董之用威,勸之以九歌,俾勿壞。」帝曰:「俞!地平天成,六府三事允治,萬世永賴,時乃功。」

帝曰:「格汝禹!朕宅帝位,三十有三載,耄期倦于勤,汝惟不怠,總朕師。」禹曰:「朕德罔克,民不依;皋陶邁種德,德乃降,黎民懷之。帝念哉!念茲在茲,釋茲在茲;名言茲在茲,允出茲在茲。惟帝念功!」

帝曰:「皋陶,惟茲臣庶,罔或干予正。汝作士,明于五刑,以弼五教,期于予治。刑期于無刑,民協于中,時乃功,懋哉!」皋陶曰:「帝德罔愆,臨下以簡,御眾以寬,罰弗及嗣,賞延于世,宥過無大,刑故無小,罪疑惟輕,功疑惟重。與其殺不辜,寧失不經。好生之德,洽于民心,茲用不犯于有司。」帝曰:「俾予從欲,以治四方風動,惟乃之休。」

帝曰:「來!禹!降水儆予,成允成功,惟汝賢。克勤于邦,克儉于家,不自滿假,惟汝賢。汝惟不矜,天下莫與汝爭能;汝惟不伐,天下莫與汝爭功。予懋乃德,嘉乃丕績,天之歷數在汝躬,汝終陟元后。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執厥中。無稽之言勿聽,弗詢之謀勿庸。可愛非君,可畏非民,眾非元后何戴,後非眾罔與守邦。欽哉!慎乃有位,敬修其可愿,四海困窮,天祿永終。惟口出好興戎,朕言不再。」禹曰:「枚卜功臣,惟吉之從。」帝曰:「禹!官占,惟先蔽志,昆命于元龜。朕志先定,詢謀僉同,鬼神其依,龜筮協從,卜不習吉。」禹拜稽首固辭。帝曰:「毋,惟汝諧。」

正月朔旦,受命于神宗,率百官若帝之初。帝曰:「咨禹!惟時有苗弗率,汝徂征。」禹乃會群後,誓于師曰:「濟濟有眾,咸聽朕命。蠢茲有苗,昏迷不恭,侮慢自賢,反道敗德。君子在野,小人在位,民棄不保,天降之咎。肆予以爾眾士,奉辭伐罪,爾尚一乃心力,其克有勛。」

三旬,苗民逆命。益贊于禹曰:「惟德動天,無遠弗屆。滿招損,謙受益,時乃天道。」帝初于歷山,往于田,日號泣于旻天、于父母。負罪引慝,祗載見瞽瞍,夔夔齋栗,瞽亦允若;至誠感神,矧茲有苗。禹拜昌言曰:「俞!班師振旅。」帝乃誕敷文德,舞干羽于兩階。七旬,有苗格。







有關白居易〈寺旁觀桃花〉一詩,或名〈大林寺桃花〉,其詩云:「人間四月芳菲盡,山寺桃花始盛開。長恨春歸無覓處,不知轉入此中來。」

 

白居易:《白居易全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5月),頁?。

 

 

 


http://chinese.pku.edu.cn/tangPoem/

大林寺桃花

白居易

押十灰

七言絕句 首句平起不入平韻式

,山寺桃花始盛開。

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平仄仄平。

長恨春歸無覓處,不知轉入此中來。

仄仄平平平仄仄,平仄仄仄平平。


白居易

共有詩3009首

白居易,字樂天,下邽。貞元中,擢進士第,補校書郎。元和初,對制策,入等,調盩厔尉、集賢校理,尋召爲翰林學士、左拾遺,拜贊善大夫。以言事貶江州司馬,徙忠州刺史。穆宗初,徵爲主客郎中、知制誥,復乞外,歷杭、蘇二州刺史。文宗立,以祕書監召,遷刑部侍郎。俄移病,除太子賓客分司東都,拜河南尹。開成初,起爲同州刺史,不拜,改太子少傅。會昌初,以刑部尚書致仕。卒贈尚書右僕射,諡曰文。自號醉吟先生,亦稱香山居士。與同年元稹酬詠,號元白;與劉禹錫酬詠,號劉白。《長慶集》詩二十卷,後集詩十七卷,別集補遺二卷,今編詩三十九卷。 白居易,字樂天,下邽。貞元中,擢進士第,補校書郎。元和初,對制策,入等,調盩厔尉、集賢校理,尋召爲翰林學士、左拾遺,拜贊善大夫。以言事貶江州司馬,徙忠州刺史。穆宗初,徵爲主客郎中、知制誥,復乞外,歷杭、蘇二州刺史。文宗立,以祕書監召,遷刑部侍郎。俄移病,除太子賓客分司東都,拜河南尹。開成初,起爲同州刺史,不拜,改太子少傅。會昌初,以刑部尚書致仕。卒贈尚書右僕射,諡曰文。自號醉吟先生,亦稱香山居士。與同年元稹酬詠,號元白;與劉禹錫酬詠,號劉白。《長慶集》詩二十卷,後集詩十七卷,別集補遺二卷,今編詩三十九卷。 白居易,字樂天,下邽。貞元中,擢進士第,補校書郎。元和初,對制策,入等,調盩厔尉、集賢校理,尋召爲翰林學士、左拾遺,拜贊善大夫。以言事貶江州司馬,徙忠州刺史。穆宗初,徵爲主客郎中、知制誥,復乞外,歷杭、蘇二州刺史。文宗立,以祕書監召,遷刑部侍郎。俄移病,除太子賓客分司東都,拜河南尹。開成初,起爲同州刺史,不拜,改太子少傅。會昌初,以刑部尚書致仕。卒贈尚書右僕射,諡曰文。自號醉吟先生,亦稱香山居士。與同年元稹酬詠,號元白;與劉禹錫酬詠,號劉白。《長慶集》詩二十卷,後集詩十七卷,別集補遺二卷,今編詩三十九卷。 白居易,字樂天,下邽。貞元中,擢進士第,補校書郎。元和初,對制策,入等,調盩厔尉、集賢校理,尋召爲翰林學士、左拾遺,拜贊善大夫。以言事貶江州司馬,徙忠州刺史。穆宗初,徵爲主客郎中、知制誥,復乞外,歷杭、蘇二州刺史。文宗立,以祕書監召,遷刑部侍郎。俄移病,除太子賓客分司東都,拜河南尹。開成初,起爲同州刺史,不拜,改太子少傅。會昌初,以刑部尚書致仕。卒贈尚書右僕射,諡曰文。自號醉吟先生,亦稱香山居士。與同年元稹酬詠,號元白;與劉禹錫酬詠,號劉白。長慶集詩二十卷,後集詩十七卷,別集補遺二卷,今編詩三十九卷。 白居易,字樂天,下邽。貞元中,擢進士第,補校書郎。元和初,對制策,入等,調盩厔尉、集賢校理,尋召爲翰林學士、左拾遺,拜贊善大夫。以言事貶江州司馬,徙忠州刺史。穆宗初,徵爲主客郎中、知制誥,復乞外,歷杭、蘇二州刺史。文宗立,以祕書監召,遷刑部侍郎。俄移病,除太子賓客分司東都,拜河南尹。開成初,起爲同州刺史,不拜,改太子少傅。會昌初,以刑部尚書致仕。卒贈尚書右僕射,諡曰文。自號醉吟先生,亦稱香山居士。與同年元稹酬詠,號元白;與劉禹錫酬詠,號劉白。長慶集詩二十卷,後集詩十七卷,別集補遺二卷,今編詩三十九卷。 白居易字樂天,其先太原,後遷居下邽。貞元十六年擢進士第,元和初又擢才識兼茂、明於禮用科。任左拾遺,出爲江州司馬,歷刺杭、蘇二州,以刑部尚書致仕。會昌六我卒,年七十五。補詩二首。(複出一首)


OK

《左傳.襄公二十五年》亦謂:

 

 

 

 

 

 

   仲尼曰:「志有之:『言以足志,文以足言。』不言,誰知其志?言之無文,行而不遠。」

文見杜預注,孔穎達等正義,沈秋雄分段標點:《附釋春秋左傳注疏》卷第三十六〈襄公傳二十五年〉,《十三經注疏分段標點》(台北:新文豐出版公司,20016),頁1627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