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萬生萬世的情與海難分
關於部落格
一生的夢與愛在此奔騰,
萬生萬世的情與海難分。
我忍耐,我等待,
我沉潛再回來。
  • 66860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耕讀之樂

耕讀之樂
                                                                               
文 / 張子良
http://www.geocities.com/csyh76/arti145.htm
【2002/08/17 聯合報】
                                                                               
    陶淵明是中國第一位自覺地將田野風物及生活諸般況味形於篇什的詩人;也是在中年
決意歸田之後,真正做到如昭明太子所稱道的:「不以躬耕為恥,不以無財為病」,始終
「篤志樂道」的讀書人。這是文化史上極其難能可貴的特例。近人王靜安先生除了推崇他
「人格自足千古」外,《人間詞話》有言:「詩人對宇宙人生,須入乎其內,又須出乎其
外。入乎其內,故能寫之;出乎其外,故能觀之。入乎其內,故有生氣;出乎其外,故有
高致。」
                                                                               
    由於陶淵明是田園的忠誠歸人,大自然的熱愛者。他甘於為自己的歸耕守志抉擇付出
代價,勇敢無悔地面對各方現實的挑戰。他以堅強的意志力「深入生活」,體驗人生;又
以超然的觀照「高出生活」,生發理想。不像其他許多的文士,或只是鄉野的偶然過客,
田家生活的旁觀者;或者視田園為告老後的休憩地,宦途失意的暫時避居所。他們雖也極
盡巧思去歌詠田野林泉之美,往往卻如時下某些電影所出的外景一般,總是覺得片面而生
澀,少了些真實生活的情味。而淵明的「田園詩」則不然:在寫實中有浪漫,嚴肅中含諧
趣,純真中見通達,艱苦中露喜悅;總之因為詩中有「我」在,所以格外顯得生機盎然,
自然而真切。後舉一首,即是寫他歸田以來的耕讀情境:
                                                                               
      孟夏草木長,繞屋樹扶疏;眾鳥欣有託,吾亦愛吾廬。
      既耕亦已種,時還讀我書。窮巷隔深轍,頗迴故人車;
      歡言酌春酒,摘我園中蔬。微雨從東來,好風與之俱。
      泛覽周王傳,流觀山海圖。俯仰終宇宙,不樂復何如。
                                                                               
     (《讀山海經》十三首之一)
                                                                               
本篇是題為《讀山海經》十三首組詩的首篇序詩,總述自己耕種之餘讀書生活的樂趣。文
字淺淡,讀來卻形象十分鮮活而親切。起處「孟夏草木長,繞屋樹扶疏」二句,就描繪出
一幅田園廬舍的初夏圖景:草廬的四周,綠樹掩映,環境清幽,自然成了眾鳥欣然棲息託
庇之所,我同樣也為擁有如此的生活環境感到滿足。
                                                                               
    一時間眾鳥似乎具有了人的知覺情性,我也與鳥有了同情共感。這種心物冥合、情景
交融的藝術手法,詩人寫來卻像自然流出一般,毫不費力。陶淵明歸田以來的生活要項,
不外就是耕作與讀書。
                                                                               
    孟夏之時,耕種已畢,加上住處的深曲小巷,距離通衢大道又遠,交通不便,朋友們
到訪的就更少了,自然多出許多時間可以好好讀一些書。就算偶爾老友突然光臨,也可以
就便斟上我今春新釀的春酒,採摘後園自種的菜蔬,歡談小酌一回,品嘗自己勞作的成果
。如果此刻微雨好風適然從東飄灑而來,既象喻了故人淡而彌真的情誼,也為這次相聚平
添了清爽宜人的氣氛。
                                                                               
    還有餘暇,我正可以悠然流覽一番《穆天子傳》、《山海經圖卷》等閒書。在一轉眼
之間,便隨著神話小說的故事情節而與天地同其終古往來,這種生活還不快樂那更待如何
呢!
                                                                               
    此詩興會絕佳,神情一片溶澈安詳,應是他歸田前期的作品。可見棄官歸田並不是陶
淵明思想境界的終極,而是他另一人生高境的起點。陶淵明及其詩之真正平凡而又獨特不
可及處,正是在他歸田之後的作品及生活中流露出來,尚待我們細細來品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