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生萬世的情與海難分

關於部落格
一生的夢與愛在此奔騰,
萬生萬世的情與海難分。
我忍耐,我等待,
我沉潛再回來。
  • 6489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網友創作文章]陳明遠自選集

OS: 陳明遠是一個菜市場名......

以下故事應屬虛構杜撰.

不過誰能保證, 這世界上沒有一位叫陳明遠的默默耕耘畫家?

[網友創作文章]陳明遠自選集


這是 G o o g l e快取http://www.ptt.cc/bbs/junji-ITO/M.1208107036.A.A64.html,擷取日期在 2008年6月5日 15:56:18 GMT。
G o o g l e 已先行預覽各網站,在頁庫儲放各網頁的存檔。
此網頁可能有更新的版本,請按此處檢視新版
此快取頁可能參照無法再使用的圖片。請按這裡,查閱快取文字
若要連結至此網頁或加入書籤,請使用此網址:http://www.google.com/search?q=cache:cQNA_3WqwaMJ:www.ptt.cc/bbs/junji-ITO/M.1208107036.A.A64.html+%E9%99%B3%E6%98%8E%E9%81%A0+cc&hl=zh-TW&ct=clnk&cd=3&gl=tw


Google 和網頁作者無關,對網頁的內容恕不負責。
您的查詢字詞都已標明如下:  陳明遠  cc 

作者: taichungbear (taichungbear) 看板: junji-ITO
標題: [閒聊] 陳明遠自選集
時間: Sun Apr 20 19:44:20 2008


    無論是對於研究者、收藏家、或是一般藝術的愛好者而言,一本印刷良好選件
精美的圖錄是極受歡迎的,更何況有些藝術品因緣既會的出現在某些展覽中,之後
發行圖錄,而這藝術品很可能就此驚鴻一現,之後就再不現世了,後人要據之研究
,就只能靠著當時的出版品來追索了。我的朋友蕭君,對於藝術史相當的有興趣,
賺的錢幾乎買了大大小小各種美術的圖錄,和他聊天聊沒幾句一定會扯到這方面的
話題,有時會聽到一些有趣的故事,不過大多數都是些沉悶得讓人發荒的言語。

    記得約在一年多前,蕭君來電說他最近買到了一本印的很棒的畫冊,我這邊嗯
的一聲,算是有點勉強的暗示了我對這個話題實在是很沒興趣,不過蕭君很顯然是
沒明白或是根本在裝傻,依然在電話那端口沫橫飛滔滔不絕的說著他新到手的兩宋
名畫冊,他每說一句我就嗯一聲,到後來我聽的實在煩,就說我要去吃晚飯,有什
麼重要的事趕緊交待,不然我就掛電話。

別掛!他說,這你覺得無聊,那我問你,你也算是科班出身的,聽過陳明遠這人嗎?

陳明遠?

對!

他是做什麼的?

應該是個畫家吧,約1930年代左右,出版過一本陳明遠自選集。

沒聽過,台灣藝術史我也算讀的夠多了,沒聽過這號人物,畫什麼的?

不知道,妙就妙在不知道他的創作媒材,竟看不出是油彩或水彩、膠彩或攝影。

聽到這我的好奇心倒被這從未聽過的陳明遠先生給挑起來,我問蕭君道:你是那邊
聽到這號人物的?看過他本人?還是見過他的畫?

不知道算不算是,我前幾天見到一本陳明遠自選集,這本書...說真的有些邪門,
總之在電話中說不清楚,這樣好了,你不是要出門吃飯嗎?這頓飯我請你,我順
便告訴你我看到這本畫冊的經過。我答應了,於是就約在半小時後在東別附近的
一家小餐廳。

就在吃完飯後,蕭君從他的手提袋中拿出了一張A4大小的紙,拿出來之後不拿給我,
卻在手上對折起來不讓我看是什麼東西。幹嘛啊?神秘兮兮的,我笑道。蕭君只是哼
的一聲,還記得我剛剛電話中說的那位陳明遠嗎?這紙上印的是他的作品,是我在看
他的自選集時偷拍下來的,先說了,沒有心理準備你是絕對會嚇一大跳!

什麼畫會讓人嚇一跳?你說他是1930年代,那時台灣流行的是西洋外光派和膠彩吧!
有什麼驚世駭俗的作品?我說,蕭君搖了搖頭,你看過最恐怖的畫是什麼?他突然
沒頭沒腦的冒出這一句。

嗯...我想想,哥雅的那張算不算?就人吃人那個!聽到這蕭君苦笑了一下,差不多
吧!只是和這一比哥雅根本就不算什麼了,葉君邊說邊把那張紙遞過來。

我一打開紙,上面是列印出來的一張圖,當時我只覺得腦筋轟的一聲,接著是一片空
白。

說是一片空白,不如說是因為巨大的恐懼而讓人停止思考,我想起有次車禍時,就在
摔出去的那一瞬間,腦筋突然停止活動似的,四週的景物慢了下來,漸漸化成一片
黑暗,直到我安全帽重重的撞上路面。現在我又有了那種感覺,四周的景物似乎開始
黏稠並且暗化,眼前那張紙上的影像開始擴大、擴大,直到好像要把我包裹起來。

紙上印著一張圖,那是五個人被吊起來的畫面,四男一女,男的有兩位還留著清代
的薙髮,女的則是披著長髮,五個人全身赤裸的被一根粗麻繩給吊起來,身上全是
刀割的傷痕,其中除了一位男性之外,其餘四人胸腹都已經被割開,內臟就這樣掛
在割開來的傷口下,身上全都是數不盡的傷口,而另一人則是內臟都已經被掏空
,堆疊在他的身下,一般人如果受到畫面上這四人那樣的傷勢是絕對活不下來的,
但是這四個人卻好像都還活著,他們張大口,似乎用盡全身所有的力量在吶喊,
吶喊著:痛苦啊!痛苦啊!在五人個背後有個站著的模糊身影,那身影手中拿著一
把刀。整張圖是用黑白印刷,但是印得非常清析,彷彿每根頭髮都看得出來。

我雙唇開始顫抖,蕭君這時突然把那張紙搶過去,折起來之後再收起來。我再也
忍不住,推開椅子火速充到廁所內,將剛剛才吃下的晚餐給吐了出來。

感覺如何?

幹!這頓飯算是白吃的了,那是什麼?根本就不是畫而是那個恐怖片去翻拍下來的
吧!幹!回到餐桌後,我幹聲連連,蕭君靜了一下,問道:依你看,那是用什麼
畫的?還是攝影作品?

幹!這不是惡作劇嗎?

誰說這是惡作劇了?我說過,是從一本陳明遠自選集中拍下來的。

你那邊看到這本書的?

我前幾天到自由路那邊的賊仔市看東西,當時有位小販說他手中有本很珍貴的書,
日治時印的,珂羅版,是一位畫家的作品圖錄,問我有沒有興趣,當時我說若真的
是珂羅版的書的話我當然有興趣,就這樣他帶我到他家去,就在那邊看到那本書。

他住所就在那一帶,破破小小的舊式房屋,旁邊就是鐵路,屋內堆著一大堆的舊書,
許多都是我沒看過的,我也無暇一一細看,那人就從某疊書中抽出一本書,書不大,
大約A4大小,黑色絨布封面,上面用燙金印著:陳明遠自選集,一旁有小字昭和某某
年出版,我翻開書頁,第一頁是作者本人寫的短序,接下來是二十多張的圖片,全都
是剛剛你看到的那樣的圖片,印的非常的好,真的是珂羅版,我當時要求那小販讓我
用手機拍下來,我想查這畫家的資料,一開始那小販說什麼都不肯,到最後才勉強
答應讓我拍一張,就是你剛剛看到的那張圖。

我問那小販那本書賣多少?那人說價格好商量,叫我下週四晚上過去找他,他再告訴
我,算算....今天星期二嘛,那就是後天晚上了。

我看...還是不要吧!我說,這圖感覺真的很邪門啊!那是畫嗎?甚至於應該說,那
是藝術嗎?如果那是畫,那這位陳明遠絕對是遠遠超過米開蘭基羅的畫家,如果那
是攝影,那這就是不折不扣的殺人虐屍案,別啊!別買吧!

蕭君不答,呆呆的坐了一下,接著突然轉身就出去了。


接下來幾天我都沒有接到蕭君電話,而當時我又正好工作在忙,對於這件事也就漸漸
的淡忘,不過偶爾還是會突然想到那天看到的圖,怪的是每當想到時就會覺得肩膀莫
名的沉重。我私底下也查過到底有沒有陳明遠這位畫家,不過翻遍所有的書,都沒有
這號人物,我心想,藝術風格有其時代性,就我那天看到的東西並不具有二十世紀初
台灣美術的特色,不可能是真的東西,應該是不知名人物所炮制出來的騙人玩意,只
是,只是,那畫面實在太過真實......

約在一個月後我接到蕭君來電,他邀請我到他家去看一本新到手的書,那一本啊?
就是我說的那一本。電話那頭不知怎的蕭君的語氣平穩得有點古怪,陳...我只說
了一個字,蕭君就說對,我想你應該也查不出來這號人物吧!直接到我家來看看
就知道了。

蕭君住在西區的一棟小公寓內,我每次到他家都會有種寸步難行的感覺,因為他屋內
都堆滿了書,床上、地上全都是書,可是問他他卻又知道那本放在什麼位置。可是這
一次到他家時,我發現他屋內都空了,書都不見了!

你的書都那裏去了?還是你要搬家?我忍不住問道。

我問你,我們買這些圖錄是為了什麼?除了研究之外,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這些藝術品
讓我們感動,在接觸不到原作的情況之外,我們就只能透過這些印刷品來獲得對於
藝術品的感動,但是,但是,我現在發現了一位人類最偉大的藝術家,他的作品是
我看過最憾人的,其他的人在他的作品之下都只能算是一沱屎,就是他!陳明遠
說著,他拿出了一本書,黑色絨布封面,上面整齊的宋體燙金字,印的正是陳明遠
自選集這六個字!

其實我那天離開那小販家之後,第二天就再去找他了,怪的是我找不到那間房屋,
問了賊仔市的人,也沒人記得看過那小販,我就知道這中間偶點玄了,正好當時
從日本買到的書寄到家中,我也忘了這事,但是那天和你講電話時,不知怎麼又
想到了這事,於是就把那天拍的圖存到電腦中叫出來。

我再度看到那張圖,我就被魅住了,我就把圖印出來,那天晚上吃飯就帶給你看,
你的反應更讓我確定了這陳明遠的確不是一位簡單的人物,那本書我說什麼都一定
要到手,於是就在約定那天晚上,我再到那天看到那本書的地方,我又突然找得到
路了,又見到那間破破的房屋,那人就站在門口,一見到我就把那本書塞在我手中
,現在它是你的了,帶回去!
那錢....?
不要錢!去吧!
我趕緊抱了那本書回來,就是這本!我回家之後就一直在看這本圖錄,我發現這真是
人類最偉大的藝術,陳明遠實在是一位天才,只是其名不彰。我當時就絕對把我所有
的書都扔掉,因為它們都沒有辦法傳遞出最強烈最真實的情感,只有他,陳明遠做到
了。

我接下了那本書,書真的不大,內頁是很好的黃色紙張,我翻開封面,第一頁是序文

昔吳道子曾造地獄變相圖,感得京中屠夫棄業,然自余觀之,彼已有意於勸世,則於
藝術終有虧矣!余數年前曾遇內地異人,得其傳蘭學秘術種種,因之成苦圖,道子圖
已不傳,然余視吾苦圖,必當勝道子無量數矣。

我翻再翻過去,接著就是當天看到的那張圖,影像比那天印出來的不知清楚了幾百倍
,作者自稱這是苦圖,的確一語中的,因為這張圖沒別的意思,就是苦,就是肉體上
的痛苦,所有能夠讓人痛苦的手段,都呈現在這些圖上,有我先前看過被吊起來剖腹
的,有被火燒的,有被浸在水中的,有被蟲蟻囓咬的,有肌膚被一寸寸割開的....全都
是各式各樣的悽慘苦狀,圖中這些人似乎都正因為這些痛苦而淒厲的哀號著!我好痛苦
!我好痛苦!可是我不會死,所以我只能這樣無窮盡的痛苦下去。我好痛苦啊!我邊看
邊覺得額頭冒出陣陣的冷汗,的確,這些圖足以壓倒我所有看過的藝術品,痛苦就是
人類最強烈的情感,你只要能描繪出人類的痛苦,你就是最偉大的藝術家!也難怪
歷史上有那麼多的藝術家都創作過地獄圖,但是和這根本不能比啊!

地獄??

我愣了一下,沒錯,這就是地獄圖啊,雖然看不到傳說中的牛頭馬面或是鬼怪,但是
那種常人受了根本就活不下來的傷勢,出現在這些看起來活生生的人的身上時,我心
中就想到,沒錯!地獄就是這樣子啊!雖然沒有牛頭馬面,但是這些苦圖中,始終有位
看不清楚的身影站在一旁冷視,彷彿正在仔細的鑒賞這些痛苦,我有一種很強烈的感覺
,他就是陳明遠

這時我翻到了最後一頁,身上早已汗濕,只看到最後一張圖是片空白的空間,就從上
面垂下幾根有著勾子的鐵鍊,我想我一定是表情有了什麼變化,蕭君從我面前走到我
身旁。

怪了,明明沒有這張圖的。他說。

這時突然從書中,不,就從那張圖中射出好幾條鐵鍊,這些鐵鍊子勾住了蕭君,我又
想到那天車禍時的情況,我清楚的看到那些尖銳無比的鐵勾劃破蕭君的肌膚,穿進去
,然後拉住。蕭君痛苦的大喊,這時一團團的火從途中衝出,將蕭君身上所有的衣物
都燒化,蕭君的皮膚也隨之燒焦起泡,團團火球中,一個穿著黑色大袍,戴著一頂
尖帽的人緩緩走出,他揚起雙手,原來那些鐵鍊都是從他手掌中射出來的,就在這
瞬間又射出更多鐵鍊,將蕭君全身上下勾住。

這是我的藝術,你須一同成全。黑衣人緩緩說道。

蕭君原本極痛苦的慘叫,在這句話之後竟然慘叫聲中竟有幾分欣喜之意,但是也只是一閃
而過,這時火球在滿屋內延燒,我想到以前書上看過被日本列為國寶的地獄草紙。

黑衣人轉身向書本內走去,蕭君被拖在他身後,大聲的哀號著,黑衣人突然回頭,
對我說:下一位,就是你!

這時火光一閃,我印象中似乎聽到一聲巨大的爆炸聲,之後就不知道了。


我再次有意識,已經是那天之後四天的事,我在醫院中醒來,據家人說我當時在蕭君
家中,因為蕭君家瓦斯外洩引起爆炸而受到波及的,蕭君的屍體被炸得殘缺不全,我
則幸運的逃過一劫。

我真的逃過了嗎?蕭君家事後據勘查的確找不到他先前所收藏的書,可見我那天所遇
到的事,應該是真的而不是幻覺吧!我也不太確定,因為那本書也消失了。

一直到今天早上,我終於確定那天的事不是幻覺。

早上我收到一個包裹,寄信人姓名竟是早已死去多時的蕭君,我戰戰兢兢的打開一看
,正是那本陳明遠自選集,不知為何我直接翻到最後一頁,果然,葉君正在裏面痛苦
的吶喊著。

我說了。我的耳邊突然響起一陣讓我肝膽俱裂的話語。下一位,就是你。


=======================================================================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 From: 220.131.96.252
※ 編輯: taichungbear    來自: 220.131.96.252       (04/20 19:44)
推 Justee:棐Z棒的!!文字很好!!很喜歡!!                              04/21 16:59
推 flutters:標題跟內文名字不一樣~囧                                04/21 20:43
→ taichungbear:因為寫下標題時我還不知道會寫出什麼故事...所以....  04/22 19:21
推 ppkkykei:好看 有毛骨聳然的感覺                                  04/24 07:39
推 darmo:好看!推!                                                04/25 01:12
推 loofie:推                                                       04/26 17:57
推 artcherry:超好看的啊....>/////<有沒有考慮貼marvel版阿?          04/27 11:49
→ artcherry:哈哈原來已經貼了唷~~~我耍笨了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