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生萬世的情與海難分

關於部落格
一生的夢與愛在此奔騰,
萬生萬世的情與海難分。
我忍耐,我等待,
我沉潛再回來。
  • 6489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學界]陳存仁(1908年—1990年)

[學界]陳存仁(1908年—1990年)

維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99%B3%E5%AD%98%E4%BB%81

陳存仁1908年1990年),原名承沅江蘇上海老城廂人。

生平

出生於家道中落的綢緞商人之家,八歲喪父,畢業於上海中醫專門學校,拜國學大師姚公鶴、章太炎、名中醫丁甘仁、丁仲英父子為師,在山東路設診行醫,擅長內科、婦科及針灸科,並創辦《康健報》。1929年3月17日主持在上海總商會大廳召開全國中醫中藥業反對廢除中醫的大會,被選為赴南京請願團五人代表之一,最後由陳果夫兄弟轉呈蔣介石。與當時的政界,學界重要人物如吳稚暉,於右任,胡適等皆有往來,並留下了趣味盎然的回憶記錄。

1935年,主編二百三十萬字的《中國藥學大辭典》,又編《皇漢醫學叢書》數十冊,系統收錄日本漢醫書籍,分類編集。陳存仁研究廣泛,曾在〈女性酷刑纏足考〉中,以為纏足可能始於秦代,因為漢代司馬遷《史記》:「臨淄女子,彈弦,跕纏」。著作等身,有《中國醫學史圖鑑》、《紅樓夢人物醫事考》《津津有味譚》[傷寒 (中醫傷寒手冊》、《食物療病方》、《胃病驗方》、《小兒百病驗方》、《抗戰時代生活史》、陳存仁遺稿《銀元時代生活史》(傳記文學雜誌連載)代表。

1947年當選第一屆中華民國國民大會代表。他於1964年由南韓駐香港總領事推薦,南韓慶熙大學授予作者名譽博士銜,以表彰其對漢醫學的傑出貢獻。於1970年被法國美食協會授予「美食家」稱號。於1980年榮獲台灣中國文化大學名譽博士銜。最後於1990年,因突發心臟病,於美國洛杉磯寓所去世。近年來,陳先生的舊作已由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系統地重新刊行。


著名作家阿城,對於陳先生的銀元時代生活史一書相當推崇,以為是寫老上海書最好的一本。


<知足常樂歌>人生原無病,不少因自作;想想疾病苦,無病即是福。想想饑寒苦,溫飽即是福。想想生活苦,達觀即是福。想想世亂苦,平安即是福。想想牢獄苦,安份即是福。莫羡人家生活好,還有人家比我差;莫歎自己命運薄,還有他人比我惡。為非作歹內疾苦,多愁多慮病來磨。行善積德福澤多,吉人自有天相助。為人在世一生中,無病無災應知足。煩惱都因想不開,憂愁只為看不破。本是長壽人,自使命短促。奉勸世間人,知足便常樂。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99%B3%E5%AD%98%E4%BB%81

陳存仁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轉到: 導航, 搜索 陳存仁(1935—1981),原名承沅,江蘇上海老城廂人。


出生 及 死亡 日期 錯誤 陳存仁(1908-1990)
http://big5.china.com/gate/big5/culture.china.com/zh_cn/reading/news/newbook/11028295/20060313/13164835.html

出生 及 死亡 日期 錯誤 陳存仁(1908-1990)

更詳盡 生平

陳存仁(1908-1990)原名陳承沅,出生於上海老城廂一衰落綢緞商人之家,早年喪父。從學校畢業後,拜國學大師章太炎,名中醫丁甘仁、丁仲英父子為師。

  1964年由南韓駐香港總領事推薦,南韓慶熙大學授予作者名譽博士銜,以表彰其對漢醫學的傑出貢獻。

  1970年被法國美食協會授予“美食家”稱號。

  1980年榮獲臺北“中國文化大學”名譽博士銜。

  1990年因突發心臟病,於美國洛杉磯寓所去世。1.奇人陳存仁其人其事

  我讀過的回憶錄中有兩本給我留下的印象最深,一是上世紀70年代香港出版的老鴛鴦蝴蝶派作家包天笑先生的《釧影樓回憶錄》(正、續兩編),另一本就是2000年上海出版的香港名醫陳存仁先生寫的《銀元時代生活史》。兩書的共同特點是用流暢文筆記錄了清末民初許多趣事。他們所描寫的大都是清末民初江浙一帶生活變遷,作者生平及其有關的各色人物之種種遺聞逸事。包天笑的文筆清麗委婉,為讀者所熟知;而陳存仁在寫作上的成功頗使人意外。老上海都知道他是一代名醫,而瞭解其妙筆生花功夫的確實不多。2000年我給《南方週末》寫過一篇短文,評介過《銀元時代生活史》和他的另一本回憶錄《抗戰時代生活史》。去年也曾向章詒和女士推薦《銀元時代生活史》,她讀了之後也大加讚賞。

  陳存仁是個奇人,少年喪父,在伯父支援下,也是遵從父親遺命,就讀於“上海中醫專科學校”。讀書期間,在學者和理財家丁福保門下打工,幫助他編輯《古錢大辭典》和《說文解字詁林》。畢業時,不到20歲,在從醫的同時,他創辦了中國第一份普及醫藥和保健知識的報紙——《康健報》。這張報紙,創意新穎,一炮打響,第一期就發行了一萬四千份(當時最老的報紙——《申報》才發行十萬份),有了八千固定訂戶。於是,陳存仁在醫學界嶄露頭角。

  1928年國民政府衛生部召集了“中央衛生會議”,會上有人提出了廢止中醫的議案。辦《康健報》的陳存仁自然對此極為敏感。這不僅涉及近百萬同行的飯碗,也關係著幾億人民的治病與保健(當時西醫人數極少)。為了抗議這種荒謬的主張,陳存仁積極組織和推動了“全國醫藥團體代表大會”的召開。全國十五省、二百四十三縣的代表,二百八十一人齊聚上海。這是中醫界從未有過的盛事。大會自然對於國民政府衛生部企圖廢止中醫的傾向不滿,公舉五位代表到首都南京請願,陳存仁便是這五名代表之一。這次請願幾乎成為一種示威和抗議活動。結果廢止中醫的提案胎死腹中。代表在謁見當時的監察院長於右任時,於不僅反對廢止中醫,鑒於當時的衛生部是西醫當家,他還主張中醫應另設一個機關來管,他說,由西醫當家的衛生部來管,好像神父牧師管和尚一樣。

  1935年,陳存仁主編了一部三百多萬字的《中國藥學大辭典》。為了編纂此書,他遇到許多困難,百折不撓,到全國藥材的轉運中心——漢口去考察,並到漢口附近的蘄春去拜謁《本草綱目》作者李時珍的墓與祠堂。這部辭典在抗日戰爭爆發之前就印過27版。此後他還主編了《皇漢醫學叢書》,收錄中醫著作四百餘種。

  40年代末,陳存仁移居香港,他陸續編纂了《中醫手冊》《醫藥常識叢書》《中國醫學史》《中國藥學大典》。並應邀在香港銷路最大的《星島晚報》綜合版的特定位置上開闢專欄“津津有味譚”,專門談如何吃的問題,他還提倡在湯菜中加些中藥的飲食療法。這個專欄一辦就是20年。一天千八百字,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不斷。這些大多還是在他正業——為人看病之外所做的工作。

  不論行醫寫作,還是在醫學教育方面,陳存仁先生皆傾其全力,做得很有成績。《銀元時代生活史》中,寫到教他國學的老師章太炎先生。太炎先生也懂醫道,常常給人開方治病,也常與作者討論醫學。陳氏說:“老一輩的文人,讀書之外,兼覽醫書,所謂儒門事親,一定要研究醫學。”儒家傳統是以天下為己任的,其中也包括救國濟民之意。從醫是輓救人們生命的大事,自然為儒家所重視。因此懂點醫術,不僅能侍奉老親,也能為周圍的人提供幫助。北宋范仲淹就說“得志願為賢宰相,不得志願為良醫”。因此就有了“不為良相,即為良醫”之說。近讀清末光緒皇帝“起居註”官惲毓鼎的日記《澄齋日記》,他就在做官之餘,每日坐著馬車在北京的四九城奔走,為人看病,基本上都是盡義務,並無報酬。這些是許多立志學醫者的榜樣,因此很多醫生抱有濟人救世的儒者風範,是不奇怪的。


  陳存仁先生大概屬於末代儒醫了,他讀的是中醫專科學校,接受的是傳統的經典的教育,他拜的老師章太炎、姚公鶴(曾任《申報》主筆)、丁福保和在老師影響下所往來的董康、胡樸安、孟森、葉楚傖、陳冷血、陳佈雷等也都是舊學中頗有影響的人物。因此,我們讀陳存仁的著作時可以感到作者雖然生長、生活在上海、香港這些很有些殖民地化的地方,許多地方還是流露出神情藹然的儒者之風。這與他早年所受到的熏染有關。

  2.二十年《津津有味譚》

  像20年如一日孜孜不倦地寫作《津津有味譚》,而且不取分文稿費的做法,雖然有為自己做廣告之意,但我想直接推動他的還是那種以弘揚傳統為己任的儒者情懷。

  中國自古主張藥食同源,早就註重食品的補養和保健作用。老百姓平常也愛詢問食品的“有益”還是“無益”。這是中國醫藥文化中很重要的一個特點。陳氏解釋養生食品時說:“中國養生食品,要點有三:第一是售價廉,第二是生產便,第三是功效驗。幾千年來,就在這‘廉、便、驗’三個條件下,這些食品維護了我們廣大人民的生命。全國人民愛好的廉價食物,往往就是營養最豐富的食品。”這麼好的東西怎能任其埋沒呢?他不僅要讓中國人知道,也要讓洋人理解,所以才不辭辛苦做這種普及工作。

  《津津有味譚》(素食捲)都是介紹植物類食品(除了最後說到的蜂蜜和鹽)醫療保健作用的。全書共介紹食品一百三四十種,書後有一個“本捲食品藥效索引”(分二十一類)。

  這些食品都是常見的,而它所能起到的療效和保健作用卻是為大多數人所不知的。例如,扁豆是我們常吃的菜,可是誰知道它的治療胃弱和利便的功能呢?又如,誰都知道番茄營養豐富,但很少有人知道番茄汁塗面可治雀斑。

  按說這種著作是屬於實用類的,只要把每味食品的特性、對何種疾病有效以及如何食用寫清楚就可以了。可是陳存仁不滿足於這些,他在行文時往往還要加上有關這味食品的故事(包括食品與自己的故事),其筆調輕鬆活潑,每篇仿佛都是精緻的小品文,很有趣味。很普通的一味食品、很平常的小事,由作者寫來總是覃覃有餘味焉。這可能就是“津津有味譚”能在報端連載20年,而不被主編拿下的重要原因之一吧。






這是 G o o g l e 的純文字 快取http://big5.china.com.cn/international/txt/2007-11/09/content_9201121.htm,擷取日期在 2008年6月8日 17:41:20 GMT。
G o o g l e 已先行預覽各網站,在頁庫儲放各網頁的存檔。
此網頁可能有更新的版本,請按此處檢視新版
請按這裡,以查閱完全快取頁,並包含圖片。
若要連結至此網頁或加入書籤,請使用此網址:http://www.google.com/search?q=cache:lnO6kBTHmgMJ:big5.china.com.cn/international/txt/2007-11/09/content_9201121.htm+%E9%99%B3%E5%AD%98%E4%BB%81&hl=zh-TW&gl=tw&strip=1


Google 和網頁作者無關,對網頁的內容恕不負責。
您的查詢字詞都已標明如下:  陳存仁 

[歷史尋思錄]80年前的中醫存廢之爭

時間: 2007-11-09  

文/ 辛曉徵        文章來源: 中華讀書報        責任編輯: 未克

《銀元時代生活史》,陳存仁著,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2007年5月第一版,38.00元

我對老上海的歷史一向很感興趣。當時買這本書,也是為了收集史料的原因。但是這本書最讓我感慨的,還不是史料的 豐富,而是中醫乃至國粹衰敗的命運。

作者陳存仁先生,是歷史上的最後一代國醫。在他這一代結束後,中醫就失去了“國醫”的資格,只能稱為中醫。陳存仁是丁甘仁先生的弟子。丁甘仁是江蘇孟河人。了解中醫史的人都知道,孟河是清代名醫輩出的地方。馬良伯、馬培之、費伯雄、余聽鴻和丁甘仁,都能夠融合經方與時方,在中醫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

不過,在陳存仁學醫的時候,西醫開始逐漸取代中醫,中醫的地位已經岌岌可危。自余雲岫的《靈素商兌》發表後,很多維新人士都不承認中醫是“國醫”了,而將中醫稱為“舊醫”。中醫的地位從此每況愈下,很多學中醫的人都產生了自卑感。1929年,章次公與蘇淵雷、徐衡之共同創辦上海國醫學院時,已經將“發皇古義,融合新知”作為校訓,走中西醫結合的道路了。

隨著中醫一起衰敗的,還有國學。到了1930年代,國學的日子已很不好過了。章太炎在蘇州舉辦的國學講習會,已經不復當年之盛。一代國學大師要靠賣字來求活。據陳存仁說,他師從章太炎學習國文時,經常看見師母湯國梨因為付不起房租,潸然淚下。一次他陪章太炎去杭州,有人送了一份贄敬,章太炎正要拒絕,湯夫人卻急忙讓陳存仁搶先收下,回到房間一看,見是二百元銀洋,“不禁展顏而笑”,平時的窘況可想而知。

陳存仁從上海中醫專門學校畢業,正式行醫不久,就經歷了“廢止中醫”事件。廢止中醫是國民政府的一項新政。國民政府成立不久,汪精衛就在漢口發表講演,提出日本明治維新的成功,首先歸功於廢止漢醫。廢止中醫的動向,已經出現了端倪。1929年2月,衛生部召開中央衛生委員會議,討論了四項“廢止中醫”的提案,最後通過了一項逐步取消中醫的提案———《規定舊醫登記原則》。規定對從業的舊醫實行登記,凡經過登記的舊醫,除年齡50歲以上、行醫20年以上者外,由衛生部統一施行補充教育。補充教育的限期只有五年,民國22年終止。凡教育合格者,發給從業執照。

這項議案雖然沒有取締中醫,但是限制了中醫的發展。消息傳出以後,社會輿論譁然,紛紛發表通電,譴責政府措置不當。但是中醫界反而無動於衷,沒有做出任何反應。經過社會各界的一再敦促和陳存仁、張讚臣的積極活動,才認識到事態的嚴重性,決定以上海市中醫協會的名義,發出“代郵快電”,邀請各省代表來上海召開抗議大會,推翻衛生部的決議案。

“代郵快電”發出以後,各省紛紛響應。3月17日,17省的近四百名中醫界代表雲集上海,在上海總商會大廳召開大會,由上海中藥界代表張梅庵帶頭呼喊口號,反對政府取締中醫中藥。最後決定推舉五名代表組成請願團,赴南京國民政府請願。經過各省代表的推選,上海名醫謝利恒被推選為請願團團長,陳存仁為總幹事。

後面的請願活動,一切都很順利。請願團到了南京後,首先會見了國民黨各位元老。行政院長譚延闿明確表示,“中醫非但不能廢止,還要加以提倡”。國民黨中央黨部秘書長葉楚傖、監察院長于右任也向請願代表保證,“關於廢止中醫一案,只是西醫的一廂情願,政府不會主持這件事”。3月27日下午,蔣介石正式召見了請願代表,表明政府不會廢止中醫。幾天以後,國民政府發表了蔣介石的批諭,廢止中醫一案以“違背總理遺訓”被正式撤銷。

經過這次抗議活動,中醫的處境得到了改善。1930年中央國醫館成立後,制定了“國醫條例”,在立法院三讀通過。中醫的地位在法律上得到保障。衛生部也根據“國醫條例”做出行政上的調整,在衛生部附設了中醫委員會。陳存仁和謝利恒都被衛生部聘為中醫顧問。中醫界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也開始加快發展的速度。僅以陳存仁而言,他除了大量蒐集、整理中醫典籍,主編出版了《中國藥學大辭典》和《皇漢醫學叢書》之外,還創辦了國醫研究所,擔任中國醫學院的常務董事。在“一·二八”事變之前,中國醫學院已經達到前所未有的規模,中醫事業的發展超過了以往任何時代。

但是,這些法律和事業上的保障,都沒有改變中醫的命運。汪精衛出任行政院長後,再次通過西醫牛惠生、顏慶福二人,向立法院提交了廢止中醫的提案。他對制定“國醫條例”尤為不滿,在中政會上一再提出反對,認為“此事不但有關國內人民生計,亦有關國際體面,今若授國醫行政權力,恐非中國之福”。抗戰勝利後,人民百廢待舉,中醫界卻再次面臨厄運。1946年2月,南京國民政府頒布政令,要求各地中醫院校一律停辦,禁止中醫收徒,停發從業執照。上海最著名的三所中醫院校,都被上海市教育局明令取締。中醫被最終取締的命運,幾乎無法改變了,上海中醫界普遍感到“心灰意冷,生機斷絕”。陳存仁正是懷著這種心情,離開上海前去香港。

80多年前,中醫經抗爭得以保留生存權。但是中醫能否振廢啟衰,仍是讓人懷疑的問題。早在廢止中醫案被提出之前,章太炎在給惲鐵樵的信中說:“(中醫)欲與西醫較勝負,則言論不足以決之,莫若會聚當世醫案。有西醫所不能治,而中醫治之得愈者,詳其證狀,疏其方藥,錄為一編,則事實不可誣矣!”

然而時過境遷,已經80多年了,中醫提出了多少這樣的醫案呢?記得十年前去一家大醫院看病,在偏僻處看到一塊指示牌,上面寫著“疑難雜症中醫科”,這是明白地告訴患者,如果得了疑難雜症,西醫實在無法可醫,無藥可救了,也不妨去中醫科看看。中醫未來的命運如何,仍有待時間給出回答,當然,恐怕也要看醫界人士如何作為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