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生萬世的情與海難分

關於部落格
一生的夢與愛在此奔騰,
萬生萬世的情與海難分。
我忍耐,我等待,
我沉潛再回來。
  • 6489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舛互修辭格

舛互修辭格
 
表面上看來, 子曰:「吾未見能見其過而內自訟者也。」
這句話是全部否定沒錯.
有可能孔子在當時語境是採用高道德標準,
藉以全盤否定
類似的句型還有:“吾未見好德如好色者”(子罕篇18、衛靈公篇13)
 
不過有種情形是值得思索的,
由於論語是採語錄式編成的,
如果這種全部否定的句子, 原本真的是有下文的話,
那很有可能就會構成"舛互修辭格", 成了部分否定.
 
 
舛互
http://baike.baidu.com/view/339632.html
 
所謂“舛互”,是指對某一事物先全部肯定,然後部分否定,
或者先全部否定,然後部分肯定,
利用字面矛盾,達到突出強調作用的一種辭格.
 
例如:
 
全家都沒有人重視他, (沒下文, 全部否定)
 
全家都沒有人重視他, 只有我最重視他. (有下文, 部分否定, 凸顯下文)
 
 
參考訊息:
 
語病?舛互!
http://www.xzms.net/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237
 
這類句子是不是病句
http://www.xxkt.cn/yuwen/2007/23405.html
 
關於舛互修辭格
http://www.jpkjz.com/article/80/153/2006/20060809592.html




語病?舛互!
http://www.xzms.net/Article/ShowArticle.asp?ArticleID=237
 

語病?

 

 

 

浙江省紹興西藏民族中學     馮海軍

 

 

 

一日,我翻閱練習冊,發現有改病句一題——“全班都完成了作業,就他一人沒完成。”看到這題,我不禁愕然:這句話是病句

 

從邏輯的角度看,這個句子確實違反了思維的基本規律——矛盾律,那它就是病句。但實際上人們在日常生活中使用這種自相矛盾的句子的情況並不少見。例如:

 

1、“閱覽室裏肅靜無聲,只聽見大家翻書報的聲音。”

 

2、“今天,全班都去看電影了,只有小王一個人去了圖書館。”

 

3、“今年過節不收禮呀,收禮只收腦白金。”

 

從表面上看這類句子意思前後矛盾,不合邏輯,其實這類句子並非病句,而是採用了一種鮮為人知的修辭手法——(“”,讀chuǎn,意為“違背”)這一修辭格,是1983年10月中國修辭學會華東分會編的《修辭新格》(福建教育出版社,譚永祥主編)一書中首先提出來的。所謂“”就是對某一事物既全部肯定,又部分否定,或者既全部否定,又部分肯定。肯定,是為了襯托、強調否定部分;否定,是為了襯托、強調肯定部分。“”的目的是形成鮮明的對比,起到強調突出的作用。

 

1“閱覽室裏肅靜無聲,只聽見大家翻書報的聲音。寫連翻書報的聲音都聽得見,有效地強調了閱覽室裏的,突出了大家專心致志看書看報的學習氣氛。例2“今天,全班都去看電影了,只有小王一個人去了圖書館。寫全班都去看電影了,是為了突出小王更喜歡看圖書。例3“今年過節不收禮呀,收禮只收腦白金。寫不收禮其實是為了強調只收腦白金。因此這些句子都不是病句,而是運用了這一修辭格。同理,全班都完成了作業,就他一人沒完成。也就不是什麼病句了,這句話寫全班都完成了作業,是為了突出他這一個人的沒有完成。

 

其實這類句子在現代名家作品中俯拾皆是。如:

 

1、隊伍裏靜寂無聲,咳嗽的人都沒有,只有騾馬的蹄子,趟在石頭上,雜亂地響。(《娘子關前》)

 

2、“冬天的山村到了夜裏格外寂靜,只聽見雪花簌簌地不斷往下落。”(《第一場雪》)

 

3、“表兄弟姐妹都笑起來,只有列寧沒有笑。“(《誠實的孩子》)

 

4、“街上黑沉沉的一無所有,只有一條灰白的馬路。(《藥》)

 

5、“我望著爸爸的鼻子,又望望伯伯的鼻子,對他說:‘大伯,您跟爸爸哪兒都像,就是有一點不像’。”(《我的伯父魯迅先生》)

 

6、“大約孔乙己的確已經死了。”(《孔乙己》)

 

這類句子在古典名著中也比比皆是。如:

 

1、“舉世混濁而我獨清,眾人皆醉而我獨醒。”(《屈原列傳》)
2、“寶玉和眾人都起身讓座,獨鳳姐不理。”(《紅樓夢》)
3、“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三國演義》)

 

4、“室中更無人,惟有乳下孫。”(《石壕吏》)

 

5、“萬峰無不下伏,惟獨蓮花與抗耳。”(《游黃山記》)

 

6、“其文漫滅,獨其為文猶可識,曰‘花山’。”(《遊褒禪山記》)

 

即使在成語中也能找到它們的影子。
如:“絕無僅有”、“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少年老成”等。

 

由此看來,一些看似“自相矛盾”的句子不能簡單判定為病句,關鍵在於看它是否用了“”修辭格。

 





這類句子是不是病句
http://www.xxkt.cn/yuwen/2007/23405.html
 
這類句子是不是病句

    作者:沈祥和 點擊數: 更新時間:2007-9-23 
    本期“爭鳴”答疑專家簡介
    沈祥和教授,廣西教育學院語言研究室主任,廣西教育學院語委副主任,中國修辭學會理事,廣西出版局出版物語言文字規範仲裁委員會委員。
    科研方向為語言文字運用,主要是語言教學、修辭學、語言文字規範研究。出版的論著、教材有《中學語文現代漢語虛詞詞典》、《現代漢語教程》、《形式邏輯基礎教程》、《語言學教程》等。
    對於“全班同學的作業都交了,只有陳華一個人還沒交”,認定不是病句的一方認為:這種說法符合語言習慣,屬於修辭上舛互辭格的運用,不能全用邏輯來解釋。認定是病句的一方認為:這種說法和舛互辭格是有本質區別的,違背了邏輯上矛盾律的要求,犯了自相矛盾的錯誤。雙方的共同點是都認可有舛互這種辭格,分歧在:(1)這種說法是否屬於舛互;(2)這種說法是否違反形式邏輯的矛盾律。
    漢語修辭格中,的確有一種叫做“舛互”的辭格,定義是:對事物既全部肯定部分否定;或既全部否定部分肯定全部肯定,是為了強調、突出部分否定:反之亦然。如,“大伯,您跟爸爸哪兒都像,就是有一點不像。”(《我的伯父魯迅先生》)寫大伯“跟爸爸哪兒都像”(全部肯定)。是為了強調大伯的“鼻子”不像爸爸(部分否定)。舛互手法在古典文學作品中就有了,像“室中更無人,惟有乳下孫”(杜甫《石壕吏》)、“萬峰無不下伏,惟獨蓮花與抗耳”(徐霞客《游黃山記》)、“寶寶和眾人都起身讓座,獨鳳姐不理”(曹雪匠《紅樓夢》)。現代漢語中用得也不少,像“你這個人什麼都好,就是嘴快”、“什麼花都不長,就長這種染指甲的花”、“他什麼都不要。但要一點權——提意見的權”。

    利用反義語句並列,形成鮮明的映襯對比,以起到突出強調的作用,是語言運用(修辭)的一種常用技巧。舛互正是這個範疇內的一種手法。要注意的是,舛互的全部肯定否定中的“全部”一般是虛指任指,用“什麼”“誰”“哪兒”之類代詞或模糊詞語,或再加上“都”“也”“就是”等副詞相照應,而不用數目上範圍上過於明確的說法,如“他家五個人全都去看電影了,只他一個人留在家裏”。姑且不說前後句內容是否矛盾,僅從效果看,說得太死,太具體,就像是在陳述一種情況,起不到前後映襯對比、突出強調的修辭作用。大家討論的這個句子,有點這個味道,實在了些,因而有的老師讀起來感覺是病句。如改為“這次作業全班都交了,就陳華一個人還沒有交。”情況會好些。
    修辭學研究語言表達效果,邏輯學研究思維的形式及其規律,語言是思維的表現者,是外殼,兩門學科關係十分緊密。可以說,邏輯學是修辭學的基礎,修辭不合邏輯,是難以站得住腳的。一種語言表達形式,只要得到大眾的認可而流傳開來,那應該是符合邏輯的,像“曬太陽”、“救火車”、“打掃衛生”等,表面看來不合邏輯,實際都能在邏輯上得到解釋。舛互也一樣,從字面看,是AI或EO命題的同時為真,違反了矛盾律,實際上,它表示肯定否定的“全部”,並非真正的全部,是將後面否定肯定部分排除在外之後的“全部”,出於修辭表達效果的需要。用了貌似全部一類的詞語。有人認為為了滿足修辭上的需要,可以不講邏輯、違反邏輯,這是對兩門學科之間關係的一種誤解。
    附:
見王德春主編《修辭學詞典》(浙江教育出版社1987年版)和黃民裕《辭格彙編》(湖南出版社1991年第2版)



關於舛互修辭格
http://www.jpkjz.com/article/80/153/2006/20060809592.html

2006-8-9 4:31:03  發佈

安徽省來安縣興隆鄉中心小學 甫德法


  舛互(,讀chuǎn,意為違背)這一修辭格,是198310月中國修辭學會華東分會編的《修辭新格》(福建教育出版社,譚永祥主編)一書中首先提出來的。所謂舛互,是指對某一事物既全部肯定部分否定,或者既全部否定部分肯定肯定,是為了襯托、強調否定部分否定,是為了襯托、強調肯定部分。例如:
  表兄弟表姐妹都笑起來,只有列寧沒有笑。(《誠實的孩子》)
  我望望爸爸的鼻子,又望望伯父的鼻子,對他說:大伯,您跟爸爸哪兒都像,就是有一點不像。(《我的伯父魯迅先生》)

  例表兄弟表姐妹都笑起來(全部肯定),是為了襯托、突出列寧沒有笑部分否定)。這樣就讓讀者的注意力集中到列寧為什麼沒有笑這個問題上,從而有效地表現了列寧的誠實──沒有笑,實際上已承認花瓶是自己打碎的。例寫大伯跟爸爸哪兒都像(全部肯定),是為了強調大伯的鼻子不像爸爸(部分否定)。這樣便巧妙而自然地引出了一席對話,從而通過碰壁這個雙關語,抨擊了舊社會的黑暗,歌頌了魯迅先生與惡勢力作鬥爭的勇敢精神,深化了文章的主題思想。

  這類運用舛互修辭格的句子在學生的作文中也常發現。如:閱覽室裏肅靜無聲,只聽見大家翻書報的聲音。寫連翻書報的聲音都聽得見,有效地強調了閱覽室裏的,突出了大家專心致志看書看報的學習氣氛。又如:今天,全班都去看電影了,只有小王一個人去了圖書館。寫全班都去看電影了,是為了突出小王更喜歡看圖書。因此,這些句子都不能算病句。

  不過,運用舛互寫成的句子,要寫得含蓄一點,巧妙一點,儘量用一些模糊語言,不能說得太過直露,否則讀者是難以接受的。像上面一句,如果說成全班所有的人都去看電影了,只有小王一個人去了圖書館,就把話說死了,讓人接受不了。如果說成同學們都去看電影了,只有小王一個人去了圖書館,則比原句更好,因為同學們不等於全班(同學),是一種模糊說法。至於《草原》中的那個句子,其實並沒有運用舛互修辭格。句中的除了一些忽飛忽落的小鳥是一個後置狀語,還原後便是:“……除了一些忽飛忽落的小鳥,也看不見什麼東西。意思即是:除了看見一些忽飛忽落的小鳥之外,什麼也看不見了。這裏頭不存在既全部肯定部分否定或既全部否定部分肯定的表達特徵。正如全班同學除了小王外,都去看電影了這樣的句子,不能看作運用了舛互修辭格。





聯想:

01. 分科之際, 予以整合:
 
也許這可以跟英文文法的分析結合(如果有教英文的話)
 
全部肯定, 全部否定
 
部分肯定, 部分否定
 
---------------------------------------------------
 
02. 互轉的思考:
 
"全部肯定" 跟 "全部否定" 對立, 通常語義分明.
如: 會去 不會去
 
有時涉及語意邏輯上的可逆跟不可逆
 
老子81章:信言不美,美言不信
 
逆推又不一定合理:
不信言就美嗎?(比如說世界末日謠言)
惡言就信嗎?(比如說毀謗)
 
"部分肯定" 跟 "部分否定" 較能互轉, 但意義偏重程度也許不一.
 
如: 可能會去 可能不會去 (說出來都充滿不確定性)
 
-------------------------------------------------------
 
 
---------------------------------------------------
03.關於畫個古文字給學生看
 
可以參考下列這個網路資源, 蠻方便的:
 
中央研究院的"漢字構形資料庫"
http://www.sinica.edu.tw/~cdp/cdphanzi/
 
收錄楷書字形62,671個
 
收錄《漢語大字典》異體字表12,208組
 
收錄《說文解字詁林》的小篆及重文共11,100個
 
收錄《金文編》中的20,091個金文
 
收錄《楚系簡帛文字編》中的19,138個楚系簡帛文字
 
收錄《殷墟甲骨刻辭類纂》中的2,197個甲骨文
 
增收楚系簡帛文字2,337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