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生萬世的情與海難分

關於部落格
一生的夢與愛在此奔騰,
萬生萬世的情與海難分。
我忍耐,我等待,
我沉潛再回來。
  • 6489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網路追追追]直系血親能否輸血?

還記得大學時代上中文網路資源課時, 還蠻迷ETtoday[網路追追追]這個企劃單元的,
有時收到連鎖轉寄信,也會連上去查查看. 只是不知是否老了注意力不集中,
總是看過後竟忘了內容, 又重看一遍, 甚至忘了看到哪一篇?
                                                                               
[網路追追追]直系血親能否輸血?
                                                                               
Q. 停止直系血親輸血?
http://examine.ettoday.com/examine_detail.php?eid=2507
                                                                               
A:http://www.nownews.com/2007/11/15/515-1680242.htm
                                                                               
網路追追追/重要醫學知識 停止直系血親輸血?!
2004/10/06 09:35
追追追小組/調查報導
                                                                               
    電視上的連續劇常有主角車禍,親人挽袖捐血的劇情,一般大眾也覺得這件事情理
所當然,但,網路上卻有一種說法「請大家停止直系血親輸血」以免救人不成反害人
--真的嗎?
                                                                               
>>停止直系血親輸血
                                                                               
    這封電子郵件在網路上流傳甚久,我們一度以電視媒體曾報導過來回覆外界詢問,
不過日前又收到網友來信指出,信上所言似乎太悖離其所學知識,加上也有醫師在網上
發表不同意見,因此,我們決定以追追追的方式,重新整理這件事的來龍脈。
                                                                               
    首先,這個說法是怎麼來的?有根據嗎?答案是有。根據民生報1999年11月13日
11版醫藥新聞的報導:「近親輸血 比陌生人捐輸更危險」。這個說法是由日本的學者
所提出的,發表人是日本紅十字會捐血中心執行長竹尾(Dr. Takeo)。他在台北舉行的
國際輸血學會亞太地區大會中,發表因輸血而導致造成移植物抗宿主疾病(Graft Versus
Host Diseases;簡稱GVHD)的報告。
                                                                               
    同時與會的人有台北榮民總醫院輸血醫學科主任曾成槐、長庚醫院臨床病理科主任、
當年的輸血醫學會理事長孫建峰、台北馬偕醫院醫學研究科研究員林媽利。不過三個人的
看法並不一致,據報導,孫建峰認為還需深入研究後才有定論。林媽利則建議應停止直系
血親輸血。
                                                                               
    這則新聞在三年後開始發酵為網路謠言,在天下文化健康生活專欄擔任作家的花蓮
慈濟醫院家醫科許禮安醫師,於2002年9月1日發表了「直系血親輸血之惑」,質疑網路
上的說法有嚴重錯誤。
                                                                               
(參見:直系血親輸血之惑)
http://tw.myblog.yahoo.com/an0955784748/article?mid=655&next=654&l=f&fid=19

直系血親輸血之惑2002/9/1

最近又看到一封有疑問的醫療相關網路郵件,想提出幾點觀念和讀友分享。

首先,請看此封郵件的標題:「停止直系血親輸血(重要醫學知識)」。何謂「直系血親輸血」?相信很多人都是想當然爾,卻不知輸血的先決條件是:血型配對符合,沒有主要抗體產生。如果血型不符合,或有明顯抗體產生,就算你再如何的直系或嫡系,根本就不可能進行輸血!所以基本上,不該有所謂直系血親輸血的這一個分類。

再看其中的內容之一:「因部分朋友寫信來問此消息是否為真,所以我寫mail至馬偕醫院詢問,答案是"YES"!」這一小段就有三個疑問:第一、寫信去馬偕醫院詢問的這個「我」是誰?什麼身份學識,是否足以理解對方的說明?是否足以作為可靠消息來源?第二、馬偕醫院答覆求證的人是誰?服務台義工、護士、醫生?是否是可靠的專業人士?第三、寄發出這封郵件的人是誰?

接著請看這段主要內容之一:「輸血時許多人都不願接受外來的血液,認為這可能會造成疾病的傳染,可是根據輸血專家的研究,如果體內輸入直系血親的血液,有極高機率引發移植物抗宿主疾病,而且發病後就無藥可解,死亡率死亡率達99%以上,是一項極危險的輸血行為。」這段文字有極為嚴重的誤導:第一、沒有說明直系血親輸血引發移植物抗宿主疾病的機率是多少?第二、沒有和非直系血親輸血引發移植物抗宿主疾病的發生率比較?第三、如果機率只有十萬分之一,然後這十萬分之一的病人死亡率99%以上,那麼真正的死亡率風險就只有十萬分之零點九九而已?真的有那麼危險和恐怖嗎?

再來看另一段內容:「林媽利表示,由於遺傳因子的因素,如果父親血中含有雜合子,他的父親、孩子血液(上、下一層)的直系親屬,血液中就含有純合子,如果雜、純合子都以輸血方式,混合在人體內,這個人將有極高比例因組織抗原半型的因素,引發輸血後移植物抗宿主疾病,99%以上發病的人,平均會在輸血後的兩個月內死亡。」這一段已經語焉不詳,聽起來似乎要同時輸入父親和兒子上下兩代的血,才會發病。而所謂極高比例到底是多少?

我要補充說明的是所謂「移植物抗宿主疾病」,通常是發生在移植物(如器官、骨髓、幹細胞、臍帶血等)在被移植者(即所謂「宿主」)的體內所產生的對抗反應,因為是外來物體,會被體內免疫功能辨認為敵人,進行攻擊破壞,因而所產生的疾病。其發生率隨著移植物的大小與種類不同,基因配對的合適程度,宿主的免疫能力等因素,而有不同的數字比率。值得注意的是依照推論:如果基因相近的直系血親都如文章描述的這般危險,那麼陌生人的輸血當然會有更高比率的風險了,接下來骨髓移植、器官移植,就更加危險了。如果這篇網路文章是正確的,那麼我們更應該努力去強調骨髓移植及器官移植的可怕,而非推廣骨髓捐贈與器官捐贈了。

另外,文中所稱「發病的人平均會在輸血後的兩個月內死亡」,還必須要追查其真正死因是否確實是「移植物抗宿主疾病」,因為醫學上有太多的例子,病人發病,但死於合併症、併發症或其他無關連的疾病。例如糖尿病的病人死於他同時有的高血壓性心臟病,這叫合併症,死於糖尿病性腎病變,就叫併發症,若死於肺癌,則完全和其糖尿病無關。台灣第一例心臟移植的病人,就是被台大的主治醫師宣佈:「手術成功,但病人死亡」,死因據說是病人因為沒錢買牛奶來配抗排斥藥物,所以因為排斥反應而死亡,但真正的死因卻應該是貧窮。

再看另一段:「移植物抗宿主疾病的患者,多因疾病或意外,才接受輸血,可是若體內再輸入與自己血液相左的純合子或雜合子,將使這個人免疫力更加降低,出現的反應有皮膚出小疹子、貧血、腸胃、肺等臟器功能被破壞,患者會在短時間內死亡。」這是指已經有移植物抗宿主疾病的病人的輸血,其實和前段內容提及的事情不相干。例如:吃太飽可能會造成胃潰瘍,和已經有胃潰瘍的人不能吃太飽,是不同的兩件事。

接著再看一段:「林媽利表示,一旦血液輸入到人體內,就會流竄至全身,根本無法再完全地抽取來,一旦引發輸血後移植物抗宿主疾病時, 國內 醫師只能束手無策,因為根本沒有藥物,可以去救這個人。而且當病人因血液純合子、雜合子混合,使免疫力下降時,很多病人甚至可能會被誤認為是因先前疾病所導致,隨著身體機能降低、慢慢死亡。至於輸入直系血親的血液,究竟有多少比例的人,會引發類似的抗宿主疾病,由於國內一直忽略近親輸血的高危險議題,因此,有多少人因為捐輸親人血液而死,沒有類似的調查報告,但在日本先前至少已有五、六百人確定是因被捐輸直系血親血液,引發不良應而死亡。」

日本先前的五、六百人輸直系血親血液引發不良反應而死亡,其分母是多少?三千萬人?其中是否包括本來病人的疾病就會導致死亡的?所以整段洋洋灑灑,根本還是沒有算出來發生率到底是多少,連日本的發生率都語焉不詳,那台灣的發生率呢?醫學上沒有任何統計數字,如何能做判斷?

再者,根據本人使用Google搜尋引擎上網追查消息來源,發現這段所謂五、六百人的數字,竟然有三種版本:簡體網站上登載的是57人,中文網站登錄的才是五、六百人,但日文報紙上登載的竟然是五人。如果統計的分母是共有六十萬人次的直系血親輸血,那麼其發生機率從不到十萬分之一,到約萬分之一,再跳升為約千分之一,從日文到中文簡體再到中文繁體,危險機率竟然變成一百倍,這種可怕的變化,比起「曾參殺人」的故事更加危言聳聽。

再看最後一段:「若直系血親間捐、輸血,要避免引發移植物抗宿主疾病,就必須將血袋先經放射線的照射,以期破壞血液中的純合子或雜合子,可是因為太麻煩了,她還是建議民眾,接受捐血中心內非直系親屬的血袋,反而較為安全。林媽利強調,國人還存有接受至親血液是最安全的錯誤觀念,以為血型相符,本身又沒有肝、愛滋等疾病就可以捐血給直系親屬,依上述調查,已足以推翻這個傳統的觀念,她除希望國內醫護人員能重視這個議題,並嚴禁近親輸血的高危險行為。」第一、依據上述各段,其實根本沒有進行任何調查與統計,如何足以推翻傳統觀念?第二、根本沒有比較其他輸血方式的風險:包括其他過敏反應及傳染疾病的風險,是否加起來比直系血親輸血還高?

第三、如果只因為放射線照射太麻煩了,乾脆勸大家改輸別人的血,好像太奇怪了,那接下來是否會說:因為輸血與捐血都太麻煩了,勸大家乾脆都不要輸血與捐血?或是勸大家都加入「耶和華見證人」教派,一起拒絕輸血?然後捐血中心就可以關門大吉了?第四、只有在緊急輸血狀況下,才會來不及進行放射線照射,才會增加所謂「移植物抗宿主疾病」的發生率,可是通常緊急輸血的情況下,病人本身疾病與身體狀況所產生的危險性與死亡率本來就會增加,不能把這筆帳直接算在直系血親輸血的頭上。

我並不是說林媽利的論點不對,相反的,她還是國內輸血醫學的權威。我只是懷疑在整篇網路文章當中,引述專業人士的話,是否有斷章取義、自圓其說、自做解釋或強做解人之嫌疑?我也不是支持直系血親輸血,基本上輸血都是不得已的醫療處置,根本不需要鼓勵與支持,要做的是如何減少因為輸血而造成的風險,但是我要反對的是:錯誤的強調一件事,卻造成更多其他嚴重的後果。

由於以上各段的分析與論點,我認為:這是一封有嚴重錯誤的網路醫療郵件!當然你也可以不必相信我的觀點,畢竟我不是輸血醫學的權威,但是基於我是家庭醫學專科醫師,我必須對我所論述的醫療觀念負全部的責任。當然如果有權威人士出馬,應該可以用更多的醫學研究統計數字來讓我相信,如果因此引起一些討論或辯論,對澄清真相會更有可信度。

最後,我只想在此奉勸各位:身處亂世之中,自己多少要有些邏輯推理與判斷能力!否則被人牽著鼻子走,還幫忙牽別人的鼻子。如果網路與新聞都可信靠的話,那就天下太平了!因為如果你要相信傳播媒體所報導的事情,那你乾脆不要吃飯,吃菜,吃肉,不要喝水,甚至不要呼吸空氣。因為這些全部都有致癌的危險,而且每個人罹患癌症的機率是25%,然後癌症死亡率高達五成。比起這篇「直系血親輸血」更危險不知幾千萬倍!

本文作者:許禮安


                                                                                
    林媽利則在同年的10月14日於自由時報的版自由廣場再次發表看法(參見:健康局
Q&A),相關內容也刊在馬偕醫院的網站上。

(請參見:停止近親間的輸血)
http://www.mmh.org.tw/news/upload/921225.html


停止近親間的輸血

馬偕醫院主治醫師 林媽利

自從三年前在台北召開的國際輸血學會上日本東京紅十字會血液中心的Juji教授發表「輸血後移植物反宿主病,PT GVHD」,而關連到近親間輸血的危險後,引起不少的疑慮。因為我們本來就比較信任親人,相信他們不會把帶有傳染病的血液送給我們,所以一直相信親人的血是最安全的血,這種觀念在過去的日本也是一樣的,直到PT GVHD的發現而推翻了這種想法。這個病用台灣話來說是一種「乞丐趕廟公」的病,也就是供給血液者的淋巴球隨著血液的輸注進到病人身體後,將病人的組織破壞,使病人死亡。

疾病的症狀是病人在輸血後1到2個星期開始持續高燒,皮膚出現紅疹,很快漫延全身,再出現貧血,血小板及白血球缺少,肝功能異常,腹瀉,病況急速惡化,在發病後十天內死亡,所以從輸血到死亡不到一個月,死亡率為99%。這麼可怕的病原先在日本稱為「開刀後的紅皮症」,因為常在開刀輸血後發生,以全身皮膚變紅為特徵,後來發現是移植物反宿主病,因為過去在日本開刀須要輸血時常由親人提供血液,而且因親人隨時可以抽血,所以常常將新鮮的血液輸給病人,因此活動力強的淋巴球跟著血液進去病人體內,如果進去的淋巴球剛好是組織抗原半套體(HLA haplotype)的純合子(homozygous),而病人剛好是該半套體的雜合子(heterozygous),就可能發病。換句話說,純合子如果簡稱為a a,則雜合子為a b,當a a者的血液輸給a b病人時,病人雖有健全的免疫系統,因自己是a b而有a,所以認不出輸進來血液中的a a淋巴球是和自己不同,因此無法排斥,相反的進來的a a 淋巴球反而認出病人組織上a b的b和自己不同,而加以攻繫,所以是輸進來的淋巴球破壞病人的組織,乞丐趕廟公,而引起PT GVHD。這種a a及a b分別出現在供血者與病人的情況最容易發生在近親間的輸血,機率在台灣人約為2%,但在無親屬關係的情況下的輸血(如一般捐血的血袋輸給病人)也可發生a a及a b的情形,在台灣機率小到0.03%。

日本胸腔外科學會在日本厚生省的委託下做了全國的開刀後疑似PT GVHD的個案調查,Juji等統計137家醫院1981-1986年當中63,257例心臟開刀輸血的病人中,96例出現PT GVHD的症狀,所以心臟開刀的病人出現輸血後疑似PT GVHD的機會,為659個病人中有一個。後來發現不只是在心臟開刀病人,也可以在動脈瘤及胃腸開刀大量輸血的病人看到,這些病人大都年紀大,為了開刀同時有用類固醇治療,且輸過新鮮血,其中應該許多來自親人的血液。日本紅十字會在1992發表日本340家醫院1986年後五年以當中一共發生了171例PT GVHD,所以平均每年發生34例。從1993到1997年每年報告到日本紅十字會的個案約10例,到1998年以後因大部份血袋經過照射,所以每年發生率下降到2例左右,2000年以後就沒有再發現。過去日本估計全國一年實際發生PT GVHD約100例,但從組織抗原的頻率及輸血量看,日本紅十字會估計日本人每年可發生近萬例PT GVHD,所以實際上發生的個案數遠低於估計數,因此並不是所有a a的血輸給a b的病人都會發病,還須要其他因素,如輸注新鮮的血,心臟開刀的病人,癌症的病人及男性病人較易發生。日本現在已禁止近親間的輸血除非血液經過照射,韓國有發現PT GVHD,我們還沒看到台灣的報告,這有可能是台灣醫界對這個病很陌生,因症狀可以和敗血病,藥物過敏及Toxic shock syndrome相似,所以也許沒看出來,另外一個可能是台灣的族群較日本人多樣化,所以較不易發生,但是近親之間的輸血我們應該避免,如果一定要輸親人的血液就須要事先把血液拿去照射讓血液中的淋巴球失去攻繫的能力,以避免PT GVHD的發生。當然免疫缺乏病人的輸血,血液須要事先照射過。在台灣的原住民因為是純種族群,所以輸血也須要特別注意,不只近親之間不要輸血,同一個族人之間的輸血也應避免。

血液的照射雖然可以請醫院的X光科代勞,但由於血液是活的組織,血袋的溫度及血液安全,因不在血庫所能管制下,可能會受影響,所以最好在血庫內進行。雖然市面上是有血袋照射器,但機器相當貴而且操作者須要有核能安全委員會的執照,所以並不是一般醫院所能做到的。我想解決的辨法是商請各捐血中心準備一台照射機為地區中須要照射血液的醫院服務。



                                                                               
換句話說,至目前為止,我們可以理解到幾件事:
                                                                               
    1.有這麼一回事
    2.林媽利醫師確實建議停止直系血親輸血
    3.醫界有不同的聲音
                                                                               
所以,我們接下來的問題是,醫界怎麼看這件事呢?從1999年至今,所謂「更深入的研
究」已經執行了嗎?目前有沒有定論呢?
                                                                               
以下,我們訪問中華民國輸血學會理事長曾成槐醫師,來為這個案件做一個結論。
                                                                               
曾醫師表示,目前的作法是「不鼓勵」。但也不是完全禁止,如果在情況緊急時
(如大車禍),經過主治醫師同意,還是可以輸血。
                                                                               
曾醫師也指出,近親輸血,除了潛藏「移植物反宿主病」的危險,也有未經篩選的
問題,一般捐給病患的血,在送入血庫前,就會經過篩選,以避免帶有B肝、C肝、
HIV甚至梅毒的血液輸送給病人。如果真不得已,要使用近親的血液,醫院也要先
照射過,讓血液中的淋巴球失去攻擊的能力,才能使用。
                                                                               
補述:

謝謝網友來信提醒,針對兩個大家可能會誤會的地方再說明一下,
網路原本的轉寄郵件上有提到「99%以上發病的人,平均會在輸血後的兩個月內死亡。」
--這個地方要注意是是「發病後」,並不是指直系血親輸血的死亡率高達99%。
                                                                               
另外一點,在林媽利醫師的文章中也有提到的,1998年以後,大部份血袋都經過照射,
所以每年發生率已下降到2例。這也是為什麼林及曾醫師都主張如果非要直系血親輸血,
至少要先照射過。
                                                                               
2004年10月29日補述:
感謝網友 Can 來信提供,台灣血液基金會針對近親輸血的問題,也有專文探討哦,
相關資料如下: 近親輸血好不好?
http://www.blood.org.tw/index-info-detail.php?id=89
http://www.nant.doh.gov.tw/main_sec.php?index=custom_detail&id=24&no=&mid=15&pid=15&sid=02
                                                                               
(本文作者/台北捐血中心王秋華醫師)

近日許多網友及社會大眾對直系血親及近親輸血等相關議題,相當有興趣。一般人的觀念總認為親屬或家人需要用血時,最好是找自己的家人或近親捐血給他們,其實這個觀念是不正確的。為了要讓大家深入瞭解有關近親輸血的問題,特請台北捐血中心王秋華醫師詳加說明如下:

(一)HLA型抗原

_ HLA組織配合抗原或稱人類白血球抗原(Human Leukocyte Antigen)系統。

_ 幾乎所有血球及組織細胞,均具有HLA系抗原之表現。

_ HLA抗原型係由複雜的基因排列及其分子產物所形成,涉及免疫的調節及細胞的分化。HLA系抗原表現在人類第6號染色體的短臂上,包括有A、B、C、D(DR、DQ、DP)等基因,各基因均有其特定的位點,作緊密連鎖的排列,這種基因組都是整條遺傳的。

每一個人,具有兩條第6號染色體,一條來自於父親,一條來自於母親,而每一條染色體上之基因組,視為一個單位的遺傳,稱為單倍體(Haplotype),所以每一個人的HLA抗原是由兩個單倍體組成。兩個單倍型相同者,稱為「純合子」,不同者稱為「雜合子」。

兄弟姊妹中,HLA系抗原完全相同的機會為25﹪;祇有一個單倍型相同者為50﹪;完全不一樣的機率為25﹪,因此血親中有一個單倍體相同的機率非常高,即3/4。若一個病人,有n個血親,至少有一位HLA抗原完全相同的血親的機會為1-(3/4)n。



更多[網路追追追]:
http://www.ettoday.com/etrumor/index08.htm
http://examine.ettoday.com/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