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生萬世的情與海難分

關於部落格
一生的夢與愛在此奔騰,
萬生萬世的情與海難分。
我忍耐,我等待,
我沉潛再回來。
  • 6489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張香華詩]我愛的人在火燒島上

                                                                               
                     ~~~~~~~~~~~~~~~~~~~~~~~~~~~~~~~~~
                         我們用臂彎圍成一個避風港
                     我們用溫暖的眼神,點燃火苗的希望
                           我們將合唱壯麗的詩章
                        不能忘記那些沒有星月的黑夜
                        只有海潮的哨音,日曬的烙痕
                          如今,我們紀念那個島嶼
                              我們懷念那首歌
                     ~~~~~~~~~~~~~~~~~~~~~~~~~~~~~~~~~
                                                                               

我愛的人在火燒島上

文/ 張香華


  有一個島嶼

  有一首歌

  有一個我愛的人

  過去,他曾經出現在我的夢中

  那時,我在海上掙扎

  救生艇的木槳折斷了

  我隨處飄泊

  找不到島嶼

  聽不見歌

  遇不著我愛的人

  我愛的人在火燒島上

  沒有美麗的青山、溪流

  沒有碧水漣漪

  只有惡濤巨浪

  烈日風沙

  青草枯黃

  菜蔬焦死

  飛鳥斂跡

  窗欄外的白雲,凝結成硬塊

  那時,我愛的人

  繞室唱一首〈老黑爵〉

  他蒼涼的歌聲

  淹沒了我的身影

  他衰退的視力

  不能辨識我的容貌

  他不能知道我疲憊的心

  因為他比我更疲憊,疲憊於無望

  如今,我愛的人

  來到我身旁

  伸手給我,救我出災難

  使飄泊成為過去

  疲憊如拍落的塵土

  他教我對抗風浪,修補斷槳

  他教我觀察天候星象

  我們用臂圍成一個避風港

  我們用溫暖的眼色,點燃火苗的希望

  我們將合唱壯麗的詩章

  不能忘記那些沒有星月的黑夜

  只有海潮的哨音,日曬的烙痕

  如今,我們紀念那個島嶼

  我們懷念那首歌



我愛的人在火燒島上--背景簡介
http://boyang.nutn.edu.tw/music.html

文/ 張香華

夜裡,我默默聽柏楊敘述他被囚火燒島的絕望歲月,孤島煎熬的淒涼難熬,
心中滴著淚。那個夜晚,我久久不能入睡,半夜起來寫下這首「我愛的人在火燒島上」

二十五年前,一九七七年,我個人生命起了一個很大的轉折,因為我和一位才自火燒島長期囚禁後,被釋放出來的人結了婚。這位剛出獄的人-柏楊,當時是一個所到之處,彷彿連空氣都帶痲瘋病菌的人一樣,幾乎人人走避。連平時對我很友善的朋友,也忠告我說:這個人的思想的確有問題,妳要多考慮。從此也淡出了我們的生活圈。我卻偏偏左看右看,也看不出他的思想有什麼錯誤,言論有什麼叛亂之處。我覺得這個人勇敢、正直、真摯、熱心。我不懂這樣的人被冤屈了這麼長一段時間,為什麼社會還要打擊他、排斥他。於是,心一橫,就決心嫁給他了。我完全不能接受一個政府怎麼可以這樣凌辱迫害一個思想正直、心靈健康的人?我也完全不瞭解自己這項決定,其實是對當時政權、甚至對大眾的公然挑釁。

夜裡,我默默聽柏楊敘述他被囚火燒島的絕望歲月,孤島煎熬的淒涼難熬,心中滴著淚。那個夜晚,我久久不能入睡,半夜起來寫下這首「我愛的人在火燒島上」。我知道,在那個島上有多少我們愛的人,包括二十年後「綠島人權紀念碑碑文:「在那個時代,有多少母親,為她們被囚禁在這個島上的孩子,長夜哭泣!」

我開始嚐試到思想被箝制的氣氛,和言論被壓抑的苦悶。那時,這首詩當然沒有發表的機會,無論是文字發表和聲音發表的可能性,在那樣的環境下,自然等於零。對我而言,詩寫成之後,心情得到某種程度的抒解,暫時告了一個段落。可是,心中這一份痛楚,好像陳年的痼疾,陰霾的天氣,還是會在我心底隱隱作痛。

一九九○年,我受邀到韓國參加國際詩人大會,在朗誦會場,我上台爭取朗誦這首詩。當我朗誦完畢,有幾位西方詩人上前讚揚我的音調或遣詞。而坐在主席台一位韓國駐加拿大的外交官詩人,卻問了我一句話:妳讀的是一首政治詩吧?我心中想,畢竟是東方鄰國的人,他聽得出這首愛情詩後面的心酸!

其實,我真是一個致命樂觀的浪漫主義者,即使在那麼陰霾的風雨歲月,我在這首詩的末尾,仍然有這樣的句子:
我們用臂彎圍成一個避風港
我們用溫暖的眼神,點燃火苗的希望
我們將合唱壯麗的詩章

如果你問我,那時是什麼使我有這樣的信心?我的答案很簡單,就好像我當年覺得選擇柏楊,是不會錯的一樣,只是單單存純純地相信。彷彿是一項預言,我在詩末說:
不能忘記那些沒有星月的黑夜
只有海潮的哨音,日曬的烙痕
如今,我們紀念那個島嶼
我們懷念那首歌

在英國倫敦大學音樂系攻讀音樂作曲博士的屏東籍音樂家翁至鴻,把這首詩譜成這麼壯偉的交響曲,我們一起在台北市國家音樂廳,由國家交響樂團等一百六十人共同演出(我擔任自誦)。今年,又有倫敦金嗓子首獎的May Wei Lee Lynch,把它唱成獨唱曲,即將要介紹到國際及國外。不久之後,站在綠島人權紀念碑的前面,上面這幾行詩,就會真的讓悲痛都化成歌聲,從洶湧浩瀚的太平洋響起。




邱宇君:我在詩與夢之間--讀「偶然讀幾行好詩」有感
http://www.mayland.idv.tw/Fills's%20a%20poem%20report.htm    

文 / 邱宇君(2006/4/15 )

詩就是生活,生活就是詩。

       在拜讀了香華女詩人的大作「偶然讀幾行好詩」之後,我深深體會到了上述那句話。書中所有的不是嚴肅的詩集,而是作者集結了感動她、撼動她的(當然你在讀時同時也會被震撼、感動!)一些國內外詩人精采的詩句。書中全都是新詩,自然更給人一種沒有距離的感覺。

 我能說,我和新詩的火花在這相遇的一瞬間被點燃了。

 在我的求學生涯中,看過的古體詩雖不多,但總還是多出新詩一大截。原因不為什麼,只是因為新詩較易讀,也較白話,老師總是認為學生可以「輕易地」自行理解而不多做解釋。但在讀完此書之後,我有如當頭棒喝-新詩並不是我或大家想像中的如此簡單!字裡行間,我也發現到許多自己曾在考卷(真是可悲,讀詩居然不是自己心甘情願,而是被考試所逼的。)中發現的詞句。頓時心中的感覺湧了上來,就跟我一讀到考卷上的詩句時一樣!如:

 「只是一顆孤星罷了!

在無邊的黑暗裡

已寫盡了宇宙的寂寞。」-冰心【春水】(p51

       當時讀到這詩時,我就已經被震懾到了。試著在腦中勾勒出這樣的場景,我們總覺得高掛天上的明星,曾幾何時變成了寂寞的代名詞?又有誰可以理解,一個人孤伶伶的被懸掛在黑夜的銀幕裡,被寂寞氣氛包圍的快喘不過氣來的感覺?我敢斷言人一定比不過那顆孤星,因為我們身處的地方總是有光線的滲入,有人情的溫暖。而那顆星呢?在黑暗裡,卻已寫盡宇宙的寂寞了。

        忘了在什麼時候聽過一句話「信手拈來,到處都是詩的題材」,從這本書看來,的確如此。而詩,也最能表現出我們的生活、情感,我想這也是為什麼男孩在追女孩時那麼愛寫情詩的原因了吧!不只是好的,殘忍的一面也是被血淋淋、活生生的呈現在眼前……比如:戰爭。人類傳說中是女媧所造出來的,在電視劇裡,我更看過一段文字:女媧看不過墮落下去的人類,於是努力的把人類的劣根性抽掉。結果呢?依男主角的看法,女媧忘了抽一張最該抽掉的牌-自私。而自私,也是殺戮的根源。

  他已經死了好幾個小時了吧

    深夜

    沒有人知道

    有關士兵在睡夢中靜靜死去的故事

    ……

一九九一年二月二十四日   你的生日

安眠於西伯利亞雪地的年輕士兵  這個世上

沒有一個人想起你」-難波 律郎【生日】(p219,日本詩人

先暫且不論女媧到底抽掉了哪些牌,沒抽掉「自私」這可是她的大失策!如果沒有自私,哪來貪心;如果沒有自私,哪來被鯨吞的土地;如果沒有自私,哪來無情的殺戮;如果沒有自私,哪來可怕的戰爭?詩人以些微諷刺的筆觸,淡淡的描述一個結束的生命。

        此時,我也想起在我最近所讀-王鼎鈞的大作「怒目少年」裡,也有些類似的思想:那些位國家捐軀的熱血青年,總是被交代成「戰場上的英雄」或「捍衛國家的勇士」,他們的姓名,沒有人說的出,也沒人記得起。

        俯仰天地之間,詩隨處可見。就有如我們的影子般,會一輩子跟著我們。如果失去了,生活裡,還會有什麼感動能讓我們痛哭流涕;如果失去了,生活裡,還會有什麼喜悅能讓我們歡笑整夜?因為詩就是生活的語言,就是大家一起經歷所有的證據。

       感謝張香華女詩人將或許我們一輩子都不會接觸到的「證據」,真實的呈現在我們的眼前!有幸和作者張香華見過面,人如其詩,更如「絲」,與她對話,就有如摸著一塊上好的絲綢,細膩的讓人十分舒適。看著她與已經八十好幾的丈夫柏楊的互動,立刻讓我聯想到收錄在本書中「我愛的人在火燒島上」這首充滿感情的詩:

      我愛的人在火燒島上

       沒有美麗的青山、溪流

       沒有碧水漣漪

       …那時,我愛的人

       繞室唱一首老黑爵

       他不能知道我疲憊的心

       因為他比我更疲累,疲累於無望。

       ……

       不能忘記那些沒有星月的夜晚

       只有海潮的哨音,日曬的烙痕

       如今,我們紀念那個島嶼

       我們懷念那首歌」-張香華【我愛的人在火燒島】

       火燒島是「綠島」以前的名稱,從以前到現在都是囚禁思想犯、政治犯的島嶼。也因著這個島瀰漫著不平的氣氛,與一抹濃濃的愁思。  

        據書上香華阿姨說,她與柏楊先生相識是在柏楊於綠島坐「政治牢獄」剛出獄時,香華阿姨有感於柏老的遭遇和所有為台灣爭自由、平等、尊嚴的義士在獄中所受的苦悶與不平,而寫了這首詩。哀而不傷,充滿著是愛與希望。或許生命會為你帶來什麼不好的,但你可以為你自己點上燭光,照亮自己的心。

   經過了無情歲月的雕刻,一九九八年,終於因柏楊等人的努力,在綠島也就是火燒島,蓋了一座「人權紀念碑」。碑上刻有一句柏楊的話:「在那個時代,有多少母親,為她們被困在綠島上的孩子,長夜哭泣!」這句話和香華阿姨的這首【我愛的人在火燒島】,互相輝映與滋潤,令人動容。

       我常想,自己也能在這個世界留下些什麼?如能像香華女詩人一樣,美麗與智慧都擁有;創作與家庭都能兼顧,如此一生,夫復何求?

    「偶然讀幾行好詩」這本書,詩人香華阿姨收集了兩岸三地、國內(還有原住民詩人)、國外,例如南斯拉夫女詩人,瑪西摩維奇的「我沒有時間了」(p33)、以色列、巴勒斯坦…等詩人的大作,作者對詩搜集的廣泛與能耐,實在令我驚嘆!

      言而總之,本書裡每位作者的詩句,皆帶給我極大的衝擊。其實,令我衝擊的不只是詩,還有本書作者張香華在介紹每一位詩人的作品時,都懷著悲天憫人的胸懷、細膩過人的感觸。

    想知道張香華個人更多的創作,各位可參閱與此書同步出版的「初吻」一書。

  「初吻」這本大作,不同於前面,皆是張香華本人所創作的詩句。

  「…而我打算

  把笑聲收集起來,裝在

  一隻透明的玻璃瓶裡

      像營火一樣

      -----遙遠的你寄去

      讓你取暖  或著放光…」張香華【回信】  〈初吻  p21

       幾句話,把寄信者的關懷之情透露的如此細膩,收到信的人看到,心中的溫暖應該不在言下吧。不只是關懷,還有更多更多蘊含的後面的情感。思念你的心,遠方的你,是全盤接收了?亦或是「在一隻破碎的玻璃瓶底」一樣,其實轉眼間早已經消逝的無影無蹤。詩人沒告訴我們答案,卻留給我們無盡的想像空間。

     當我拿到「偶然讀幾行好詩」這本書的時候,讓我第一眼就覺得書的封面非常獨特,那火紅的花瓣灼亮了我的眼睛。原來那是女詩人張香華年僅6歲小孫女的塗鴉,簡單的筆觸卻帶有濃烈的情感。還有,封面那筆鋒秀麗的毛筆字您是否感覺似曾相識?喜歡新詩的人一看就知道,正是周夢蝶先生的筆跡。在四月十二日的中國時報人間副刊,刊出了周夢蝶回應張香華「偶然讀幾行好詩」與「初吻」(遠流出版)兩本詩作的一首絕妙新詩,可見兩位詩人惺惺相惜。謹錄他的四言六句「兩個蜻蜓」

 

      「兩個蜻蜓

        不知西東

        無端青草池畔

            撞個正著

        居然風也細輕

            雨也細輕」

一本收集了國內外精采詩句的書,使您不費力的讀到這些經典;一首首扣人心弦的詩句,撥動您細膩的詩心;一位值得您細細品味的詩人-張香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