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萬生萬世的情與海難分
關於部落格
一生的夢與愛在此奔騰,
萬生萬世的情與海難分。
我忍耐,我等待,
我沉潛再回來。
  • 66860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觀點]醬缸文化

[觀點]醬缸文化

 

 

http://baike.baidu.com/view/616860.html 

 

 

http://lianzai.china.com/books/html/91/313/1850.html 

 

 

                       

      ~~~~~~~~~~~~~~~~~~~~~~~~~~~~~~~~~~~~~~~~~~~~~~~~~~~~~~~~~~~~~~~~~~

 

        中國人非常情緒化,主觀理念很強,對事情的認識總是以我們所看見的

 

      表像作為判斷標準。我們要養成看事情全面的、整體的概念。很多事情從各

 

      個不同的角度發掘,就比從一個角度探討要完全。兩點之間的直線最短,這

 

      是物理學上的;在人生歷程上,最短距離往往是曲線的。所以成為一個夠格

 

      的鑒賞家,應是我們追求的目標。有鑒賞能力的社會,才能提高人們對事物

 

      好壞的分辨。

 

      ~~~~~~~~~~~~~~~~~~~~~~~~~~~~~~~~~~~~~~~~~~~~~~~~~~~~~~~~~~~~~~~~~~

 

                                                        

 

 

開放分類: 文化、人文、講稿

 

 

                                                                                

 

 

本文是柏楊於一九八一年八月十六日在美國紐約孔子大廈的講辭。

 

 

                                                                               

 

 

  今天主席給我的題目是“中國人與醬缸”,如果這是一個學術討論會,我們就要先

 

 

提出來,什麼是中國人?什麼是醬缸?我想我不再提出來了,因為這是一個畫蛇添足的

 

 

事情。世界上往往有一種現象是:人人都知道的事,如果把它加一個定義的話,這事的

 

 

內容和形式卻模糊了,反而不容易瞭解真相,在這種情況之下,討論不容易開始。

 

 

                                                                               

 

 

  記得一個故事,一個人問一位得道的高僧———佛教認為人是有輪回轉生的,說:

 

 

“我現在的生命既是上輩子的轉生,我能不能知道我上輩子是個什麼樣的人?既是下輩子

 

 

又要轉生,能不能告訴我下輩子又會轉生什麼樣的人?”這位得道高僧告訴他四句話:

 

 

“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後世果,今生做者是。”假定你這輩子過的是很快樂的

 

 

生活,你前輩子一定是個正直寬厚的人;假定你這輩子有無窮的災難,這說明你上輩子一

 

 

定做了惡事。這個故事給我們很大的啟示。在座的先生小姐,如果是佛教徒的話,一定很

 

 

容易接受,如果不是佛教徒的話,當然不認為有前生後世,但請你在哲理上觀察這段答問

 

 

 

 

                                                                               

 

 

  我的意思是,這故事使我們聯想到中國文化。在座各位,不管是哪一個國籍的人,大

 

 

多數都有中國血統,這個血統不是任何方法可以改變的。不高興是如此,高興也是如此。

 

 

我們所指的中國人是廣義的,並不專指某一個特定地區,而只指血統。

 

 

                                                                               

 

 

  中國人近兩百年來,一直有個盼望,盼望我們的國家強大,盼望我們的民族成為世界

 

 

上最優秀的民族。但是,多少年以來,我們一直衰弱,我們一直受到外人的歧視,原因在

 

 

什麼地方?當然我們自己要負責任。但是,從文化上追尋的話,就會想到剛才所說的那個

 

 

故事,為什麼我們到今天,國家還不強大?人民還受這麼多災難?從無權無勢的小民,到

 

 

有權有勢的權貴,大家方向都是一樣的,都有相同的深切盼望,也有相同的深切沮喪。

 

 

                                                                               

 

 

  我記得小時候,老師向我們說:“國家的希望在你們身上。”但是我們現在呢?輪到

 

 

向青年一代說了:“你們是國家未來的希望。”這樣一代一代把責任推下去,推到什麼時

 

 

候?海外的中國人,對這個問題更加敏感,也盼望得更為殷勤。今天我們國家遭到這樣的

 

 

苦難,除了我們自己未能盡到責任以外,傳統文化給我們的包袱是很沉重的,這正是所謂

 

 

前生因,今世果。

 

 

                                                                               

 

 

  前天我在波士頓博物館,看到裏面陳列著我們祖母時代的纏足的鞋子。我親身的經驗

 

 

是,像我這樣年紀的婦女,在她們那時候都是纏足的,現在你們年輕人聽來簡直難以想像

 

 

。為什麼我們文化之中,會產生這種殘酷的東西?竟有半數的中國人受到這種迫害,把雙

 

 

腳裹成殘廢,甚至骨折,皮肉腐爛,不能行動。而在我們歷史上,竟長達一千年之久。

 

 

我們文化之中,竟有這種野蠻部分?而更允許它保留這麼長的時間,沒有人說它違背自然

 

 

,有害健康,反而大多數男人還認為纏小腳是值得讚美的。而對男人的迫害呢?就是宦官

 

 

。根據歷史記載,宋王朝以前,但凡有錢有權人家,都可自己閹割奴僕。這種事情一直到

 

 

十一世紀,也就是宋王朝開始後,才被禁止。這種情形,正說明我們文化裏有許多不合理

 

 

性的成分。而在整個歷史發展的過程中,不合理性的成分,已到了不能控制的程度。

 

 

                                                                               

 

 

  任何一個民族的文化,都像長江大河,滔滔不絕地流下去,但因為時間久了,長江大

 

 

河裏的許多污穢骯髒的東西,像死魚、死貓、死耗子,開始沉澱,使這個水不能流動,變

 

 

成一潭死水,愈沉愈多,愈久愈腐,就成了一個醬缸,一個污泥坑,發酸發臭。

 

 

                                                                                

 

 

  說到醬缸,也許年輕朋友不能瞭解。我是生長在北方的,我們家鄉就有很多這種東西

 

 

,我不能確切知道它是用什麼原料做的,但各位在中國飯館吃烤鴨的那種作料就是醬。醬

 

 

是不暢通的,不像黃河之水天上來那樣澎湃。

 

 

                                                                               

 

 

  由此死水不暢,再加上蒸發,使沉澱的濃度加重加厚。我們的文化,我們的所謂前生

 

 

因,就是這樣。

 

 

                                                                               

 

 

  中國文化中最能代表這種特色的是“官場”。過去知識份子讀書的目的,就在做官。

 

 

這個看不見摸不著的“場”,是由科舉制度形成,一旦讀書人進入官場之後,就與民間成

 

 

為對立狀態。那個制度之下的讀書人,惟一的追求目的,就是做官,所謂書中自有顏如玉

 

 

,書中自有黃金屋。讀書可以做官,做了官就有美女和金錢。

 

 

                                                                                

 

 

    從前人說,行行出狀元,其實除了讀書人裏有狀元,其他人仍是不值一文的工匠。那

 

 

時候對其他階層的人,有很多制度,不能穿某種衣服,不能乘某種車子。封建社會一切都

 

 

以做官的人的利益為前提。封建社會控制中國這麼久,發生這麼大的影響和力量,在經濟

 

 

上的變化比較小,在政治上卻使我們長期處在醬缸文化之中,特徵之一就是以官的標準為

 

 

標準,以官的利益為利益,使我們的醬缸文化更加深、更加濃。

 

 

                                                                               

 

 

  在這種長期醬在缸底的情形下,使我們中國人變得自私、猜忌。我雖然來美國只是短

 

 

期旅行,但就我所看到的現象,覺得美國人比較友善,比較快樂,經常有笑容。我曾在中

 

 

國朋友家裏看到他們的孩子,雖然很快樂,卻很少笑,是不是我們中國人面部肌肉構造不

 

 

一樣?還是我們這個民族太陰沈?

 

 

                                                                                

 

 

  由於民族的缺乏朝氣,我們有沒有想到,造成這樣的性格,我們自己應該負起責任?

 

 

中國人的人際之間,互相傾軋,絕不合作。這使我想起了一個日本偵探長訓練他的探員,

 

 

要求他屬下看到每一個人,都要懷疑他是不是盜賊。這種心理狀態用於訓練刑事員警是好

 

 

的,但是中國人心裏卻普遍地有這種類似情況:對方是不是想從我這裏得到什麼好處?形

 

 

成彼此間的疑懼,這種疑懼使中國人變成一盤散沙。

 

 

                                                                                

 

 

  我們是這樣大的一個國家,有資源,有人口,八億或者十億,能夠同心協力的話,我

 

 

們在亞洲的情況,哪裡會不及日本?

 

 

                                                                               

 

 

  由於長期的專制封建社會制度的斫喪,中國人在這個醬缸裏醬得太久,我們的思想和

 

 

判斷,以及視野,都受醬缸的污染,跳不出醬缸的範圍。年代久遠下來,使我們多數人喪

 

 

失了分辨是非的能力,缺乏道德的勇氣,一切事情只憑情緒和直覺反應,而再不能思考。

 

 

一切行為價值,都以醬缸裏的道德標準和政治標準為標準。因此,沒有是非曲直,沒有對

 

 

錯黑白。在這樣的環境裏,對事物的認識,很少去進一步地瞭解分析。在長久的因循敷衍

 

 

下,終於來了一次總的報應,那就是“鴉片戰爭”。

 

 

                                                                               

 

 

  鴉片戰爭是外來文化橫的切入,對中國人來說,固然是一次“國恥紀念”,但從另一

 

 

角度看,也未嘗不是一次大的覺醒。日本對一些事情的觀察,跟我們似乎不同。十八世紀

 

 

時,美國曾經擊沉了日本兩條船,使日本打開門戶,日本人認為這件事給他們很大的益處

 

 

,他們把一種恥辱,當做一種精神的激發。

 

 

                                                                               

 

 

  事實上,我們應該感謝鴉片戰爭,如果沒有鴉片戰爭,現在會是一種什麼情況?至少

 

 

在座的各位,說不定頭上還留著一根辮子,女人還纏著小腳,大家還穿著長袍馬褂,陸上

 

 

坐兩人小轎,水上乘小舢板。如果鴉片戰爭提早到三百年前發生,也許中國改變得更早一

 

 

些,再往前推到一千年前發生的話,整個歷史就會完全不一樣。所以我認為這個“國恥紀

 

 

念”,實際上是對我們醬缸文化的強大衝擊,沒有這一次衝擊,中國人還一直深深地醬在

 

 

醬缸底層,最後可能將窒息而死。

 

 

                                                                               

 

 

  鴉片戰爭是一個外來文化橫的切入。西方現代化的文明,對古老的中國來說,應該是

 

 

越早切入越好。這個大的衝擊,無疑是對歷史和文化的嚴厲挑戰,它為我們帶來了新的物

 

 

質文明,也為我們帶來了新的精神文明。

 

 

                                                                               

 

 

  所謂物質文明,像西方現代化的飛機、大炮、汽車、地下鐵等等,我們中國人忽然看

 

 

到外面有這樣的新世界,有那麼多東西和我們不一樣,使我們對物質文明重新有一種認識

 

 

。再說到精神文明,西方的政治思想、學術思想,也給我們許多新的觀念和啟示。過去我

 

 

們不知道有民主、自由、人權、法治,這一切都是從西方移植過來的產品。

 

 

                                                                               

 

 

  以前中國人雖有一句話,說“人命關天”,其實,人命關不關天,看發生在誰身上?

 

 

如果說發生在我身上,我要打死一個人的話,當然關天。但如果兇手是有權勢的人,人命

 

 

又算得什麼?所以還是要看這關係到誰的問題。古聖人還有一句話,說“民為貴,君為輕

 

 

”,這不過是一種理想,在中國從沒有實現過。以前的封建時代,一個王朝完了,換另一

 

 

個王朝,制度並沒有改變。把前朝推翻,建立了新朝,惟一表示他不同于舊王朝的,就是

 

 

燒房子,把前朝蓋的皇宮寶殿燒掉,自己再造新的,以示和前朝不同。他們燒前朝房子的

 

 

理由,是說前朝行的是暴政,自己行的是仁政,所以“仁政”要燒“暴政”的房子。如此

 

 

一代一代下來,並不能在政治思想上有任何新的建樹,而只以燒房子來表示不同。這使我

 

 

們中國這個古老的國家,幾千年竟沒有留下來幾棟古老建築。

 

 

                                                                               

 

 

  中國政治思想體系中,也有一些理想的東西,是接近西方的,例如“王子犯法,與庶

 

 

民同罪”這樣的話,但這也不過只是一種希望和幻想罷了。事實上,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王子犯法絕對不會和庶民同罪的,中國人向來不知道民主、自由、法治這回事,雖然以

 

 

前有人說,我們也有自由,可以罵皇帝,但我們的自由極為有限,在統治者所允許的範圍

 

 

內,有那麼一點點自由。人民或許可以罵皇帝,但得偷偷地背地裏罵。自由的範圍很狹小

 

 

,當然可以有胡思亂想的自由,但是民主、法治等等觀念,卻完全沒有。

 

 

                                                                               

 

 

  中華民族是世界上最偉大的民族之一,當然,我們在感情上也不得不這樣認為,否則

 

 

就難以活下去了。但世界上還有另一個偉大的民族,就是盎格魯撒克遜。這個民族為世界

 

 

文明建立了鋼架,像他們的議會制度、選舉制度,和司法獨立、司法陪審制度等等,為人

 

 

類社會,建立了一個良好結構,這是它對文明所作出的最大貢獻,也是西方社會能夠在政

 

 

治上走向合理公平的原因之一。無論如何,再浪費的選舉,總比殺人如山、血流成河要好

 

 

。對於西方一些好的東西,我們必須有接受的勇氣。有人說西方的選舉不是選舉人才,是

 

 

在選舉錢,而這種錢不是一般人所可以負擔得起的,即使這樣,浪費金錢,也比浪費人頭

 

 

要好。

 

 

                                                                                

 

 

  一切好的東西,都要靠我們自己爭取,不會像上帝伊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