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萬生萬世的情與海難分
關於部落格
一生的夢與愛在此奔騰,
萬生萬世的情與海難分。
我忍耐,我等待,
我沉潛再回來。
  • 66246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七七事變

  http://mag.epochtimes.com/030/3371.htm 
【漢語拼音】Qi-qi Shibian
【中文詞條】“七七”事變
【作  者】熊尚厚
         日本帝國主義為發動全面侵華戰爭於1937年7月7日在北平西南宛平縣(今屬北京市豐台區)盧溝橋製造的軍事衝突﹐亦稱“盧溝橋事變”。日本侵佔東北後﹐又把侵略勢力擴張到平津附近。1936年﹐日本策劃華北五省自治未逞﹐準備以武力攻佔平津﹐進而侵佔華北。1937年 6月起﹐駐豐台日軍經常在盧溝橋附近進行挑舋性的軍事演習。7月7日晚﹐日軍在盧溝橋進行軍事演習﹐夜10時40分詭稱一士兵失蹤﹐強行要求進入宛平縣城搜查﹔中國駐軍二十九軍三十七師二一九團團長吉星文以時值深夜予以拒絕。中日雙方經過反復交涉﹐約定派員前往調查。8日晨4時許﹐雙方代表到達宛平。正交涉間﹐日軍竟開槍射擊﹐並炮轟宛平城﹐中國軍隊當即奮起自衛還擊。7月8日﹐中共中央發出《中國共產黨為日軍進攻盧溝橋通電》﹐號召全中國人民﹑政府和軍隊團結起來﹐築成民族統一戰線的堅固長城﹐抵抗日本帝國主義的侵略。南京國民政府亦採取自衛抵抗方針﹐調兵北上增援。17日蔣介石在廬山發表談話(見蔣介石廬山談話)﹐宣布準備對日抗戰。全國各族人民用各種形式支援第二十九軍抗戰﹐迅速掀起了抗日救亡的新高潮。
         日本侵略者一面以和談為緩兵之計﹐一面決定增兵華北﹐並任命香月清司為華北駐屯軍司令官。到 7月下旬﹐日軍在平津一帶增兵已達十萬人﹐並完成了對平津的軍事包圍。26日﹐日軍向第二十九軍發出最後通牒﹐限三十七師於28日正午以前從北平附近撤退完畢﹔同時向南苑一帶發動猛烈進攻﹐第二十九軍奮起反擊﹐副軍長佟麟閣和一三二師師長趙登禹在激戰中殉國。29日北平淪陷﹐30日天津也被侵佔。中國人民進行的八年抗日戰爭從此開始。(見彩圖 《盧溝橋戰鬥》(油畫)1937年7月7日﹐日本帝國主義在盧溝橋發動全面侵華戰爭 顯示圖片 ﹑1937年“七七”事變中﹐盧溝橋中國守軍與日軍英勇作戰 顯示圖片




撲朔迷離話「七 七」 
http://mag.epochtimes.com/030/3371.htm

圖/ Getty Images

文 ◎ 曹維錄


圖/陳君天提供

抗戰史上的「七.七」事變是一個謎,是一個比數學上的「哥德巴赫猜想」還要難解的謎。

日本的史學家說「七.七」事變是中國挑起的,中國的史學家說是日本挑起的。我們不能簡單地肯定,也不能簡單地否定,更不能忽略不記。近些年來,有些學者不知出於甚麼目的,主張不去追究事變的細節。他們認為:誰打第一槍不是問題的關鍵,日本早就有侵略我們的野心,不在這兒打還會找別的藉口打。這話當然沒錯,但我們研究歷史,一是要實事求是,還原歷史的真貌。二是要尋根究底,找出「七.七」事變的真兇,這個事變給我們帶來的災難一直到現在還在繼續,我們不能這樣不明不白地接受一個不清楚的歷史。

首先我們回顧一下「七.七」事變的背景,埃德加.斯諾《西行漫記》對當時的中國境況有這樣一段兒描述:「一九三七年春,日本對南京的壓力稍減,侵略內蒙暫停,英日開始會商『在華合作』,英國政府希望調停中日爭執和在遠東導致『基本和平』,這使有些人尋思,共產黨對政局估計是否錯誤,把整個戰略建築在中日馬上必戰中心前提上,是否太冒險了?

日本帝國主義者已認識到,他們要中國資產階級走上投降道路操之過急、推之過遠了,結果中國的內爭已消滅於普遍仇日之中。他們現在已經認識到為了使中國資產階級可以放手去搞國內衝突,對它實行友好新政策是明智得策的。東京和南京這樣修好就能消除共產黨的政治影響,因為後者是過於依靠抗戰了。」

埃德加.斯諾是一個親共的記者,在中國時他一直住在延安,他的《西行漫記》也基本上是為中共宣傳的一面之詞,但他對當時形勢的這些敘述可以作為參考。以埃德加.斯諾的這段分析看,中共「把整個戰略建築在中日馬上必戰中心前提上」是希望中、日打起來,因為他「依靠抗戰」發展自己,而國軍當時的境況卻不是這樣,蔣介石採取的是「以時間換空間」和「攘外必先安內」的戰略,對日本他不是不想打,而是沒有能力打。從財政狀況來看,直到一九三七年對日作戰前夕,國民的全年收入,主要來自商業稅收,只有十二點五一億元,約合四點一七億美元。軍隊數目雖然龐大,但派別林立、矛盾重重,士兵缺乏訓練、裝備簡陋、戰鬥力不強。正因為如此,所以當時對日軍一直採取忍耐和退讓的策略。

從以上兩方面的情況看,在當時,起碼是在當時,中、日雙方都沒有打的意願,想打的只有中共。

我們再來看一看「七.七」事變的過程:據《維基百科》資料,在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夜,盧溝橋事變爆發。日本華北駐屯軍藉口一個兵士失蹤,要求進入北平西南的宛平縣城搜查。中國守軍拒絕了這要求。日軍遂開槍開炮猛轟北平盧溝橋,向城內的中國守軍進攻。亦有說,根據「辛丑條約」駐紮的日軍在宛平附近演習時遭到中國軍隊的槍擊,而向中國守軍進攻。打響全面抗戰第一槍的是第二十九軍吉星文團。

事件生後,中、日雙方多次進行談判,希望不發展為兩國全面的戰爭。蔣政府馬上找美、英、日進行交涉,要求停戰。國民黨政府在平津地區的最高軍政長官、第二十九軍軍長宋哲元也在七月十一日趕到天津,想與日本駐屯軍司令官通過談判實現停戰。七月十六、十七日,中國最高統帥蔣介石在廬山先後發表談話表示:「盧溝橋事件是否不擴大為中日戰爭,全繫於日本政府的態度。和平希望絕續之關鍵,全繫於日本軍隊之行動。在和平根本絕望之前一秒鐘,我們還是希望和平的。」中、日雙方當時都表示了非常希望和平。

雙方都沒準備打,最起碼是當時都不想打,但還是打起來了。這背後究竟是甚麼在起作用?是誰挑起了事端,陷中華民族於危難之中?事變是由於日方說「有槍聲」響起,又說丟了一個士兵引起,是不是真的有槍聲?那槍是誰打的?是不是日方真的丟了士兵?那個士兵是誰弄走了?事變發生的第二天,中國共產黨就心急火燎地向全國發出通電,呼籲:「平津危急!華北危急!中華民族危急!」,「只有全民族實行抗戰才是我們的出路。」企圖堵死和談的路。從發表聲明之時機看,中共當時是有所準備的。

「七.七」事變一個月後,中共在陝北洛川召開會議,當時的總書記張聞天作《形勢報告》。他明確指出,中國共產黨應該學列寧的「一箭雙鵰」:讓侵略者與統治者兩敗俱傷。具體到中國,就是坐看蔣介石與日本帝國主義廝殺。毛澤東支持張聞天,強調一定要「冷靜,不要到前線去充當抗日英雄」(戴晴:《翻案文章》)。中共建國後,在廬山會議上毛澤東又說:「一些同志認為日本佔地越少越好,後來才統一認識:讓日本多佔地,才愛國。否則便成愛蔣介石的國了。國中有國,蔣、日、我,三國誌。」這些都表明了中共當時對中日戰爭的真實心態。

回顧一下歷史就可以看到,真正利用抗戰,在抗戰中得利的是誰?

「七.七」事變的第二天就向全國通電的中共,在抗戰中卻躲在後方發展自己,整個八年的抗戰,只有一個「百團大戰」和平型關戰役算得上同日方正面衝突。平型關戰役只是殲敵一、二百人的小仗,就這也是林彪自作主張打的。林彪一九四一年在前蘇聯治療槍傷時向共產國際報告說:「在日本軍隊跟國民黨軍隊開戰時,我不止一次請求中央同意出擊日軍。但沒有接到任何答覆,我只好自作主張打了平型關那一仗。」

如果結合著「七.七」事變之後中、日之間所發生的事來看,「七.七」事變的發生將更是疑點重重,很值得人們進行認真的分析研究。

「七.七」事變之後一個多月,中、日之間就在上海開戰了。在上海開戰,既不是日本人的意願,也不是蔣介石的意願,它完全是中共在國民黨中的紅色代理人張治中一手製造的。張戎的《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中引述《紐約時報》駐華記者阿本德的話說:「當時記者報導時都說是日本人進攻上海,事實完全相反。日本人不想、也沒有估計到,在長江下游會有敵對行動。……對在上海打仗,他們幾乎完全沒有準備,遲至八月十三日,他們在這裏的部隊還如此之小,十八、十九日的時候差點被掃進江裏去了。」阿本德看出來了,「有那麼一個精明的計畫要打亂日本把戰火局限在華北的企圖」。張戎評價說:「他說對了,是有這麼一個『精明的計畫』,但他沒猜到這是誰的計畫,他以為是蔣介石的,其實是斯大林的。」

為了挑起中、日之間的全面戰爭,八月九日,經張治中一手挑選的派駐上海虹橋機場的部隊,打死日本海軍陸戰隊官兵各一人,然後給一個中國死囚犯穿上中方制服,把他打死在機場大門口,以造成日本人先開火的假象。日本人的表現是希望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張治中以「上海的形勢突然告急」為理由,率大批軍隊在十二日清晨佔領上海,定於十三日拂曉向上海日軍發起攻擊。至此,中、日之間的戰爭按中共的意願並在他們一手製造下全面開展起來了。持續八年、奪去二千萬中國人生命的日本侵華戰爭,帶給毛征服中國的機會:蔣介石的政權被極大削弱,毛佔領了大片土地,建立起一支一百三十萬人的大軍。

從整個當時的情況來看,「七.七」事變是在中、日雙方都不想開戰的情況下打起來的。這其中是甚麼因素起了作用,至今還是個謎。隨著時間的推移,許多未解之謎都被人們破解了。相信,「七.七」事變之謎離真相大白於天下也不會太遠了。
轉自「自由聖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