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萬生萬世的情與海難分
關於部落格
一生的夢與愛在此奔騰,
萬生萬世的情與海難分。
我忍耐,我等待,
我沉潛再回來。
  • 663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終身學習]潘文良

[終身學習]潘文良
http://a-vun.myweb.hinet.net/

■【潘文良讀書筆記】
http://a-vun.myweb.hinet.net/02/02.htm

■【個人檔案】
http://a-vun.myweb.hinet.net/00/F51a1.htm

姓 名‥潘文良

生 日‥民國五十三年十二月三十日。

農 曆‥甲辰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辰時。

出生別‥長男。

生 肖‥龍。

星 座‥摩羯座。

血 型‥O型。 (如果驗血沒搞錯的話——因為‥人家都說不像。)

出生地‥台北巿南港區。

小 名‥阿文

外 號‥蚊子、娘子、蚊子娘娘、文子。

身 高‥一六○公分。 (想必‥也不會再長高了。)

體 重‥五十公斤上下。

長 相‥瘦瘦的,貌不驚人,就是一副書生樣。

    (小朋友說的,至於‥「書生」該是什麼樣,也不知所然。)

特 癥‥一時想不起來,大概也沒什麼特癥。

個 性‥真誠、樸實、節儉、悠然。

興 趣‥摺紙、魔術、象棋、羽球、爬山、看海、旅行、蒔花養草……

專 長‥摺紙、寫作。

理 想‥很多啦!還是別說,免得做不到,全都成了「夢想」。

心 願‥自己快樂,也使別人,都能夠快樂。

學 歷‥台北市南港區舊莊國小→誠正國中。

職 業‥水電工→清潔工→攤販→土水工→圖書業務→自由作家

喜歡的人‥誠實守信、有智慧的人。

討厭的人‥欺偽狡詐、為非作歹之人。

喜歡的顏色‥藍天白雲、青山綠水、紅花綠草……

討厭的顏色‥沒有特別討厭的顏色。

喜歡的食物‥大多數都喜歡。

討厭的食物‥沒什麼特別討厭的食物。

喜歡的花‥茉莉花、含笑花……

喜歡的歌‥校園名歌、民謠。

討厭的歌‥聽起來很吵的歌。

偶 像‥一、徐若瑄的容貌+張庭的酒窩+徐景淳的歌聲+○○○的才華……

    二、孫文的理想、孔子的論語、老莊的哲思、佛陀的智慧……

嘔 像‥弄權使威、虛偽做作、背信忘義、量小情薄、自私自利、不負責任之人。

住 址‥115 台北市南港區研究院路三段 161巷18號

電 話‥02.2782-4115

口頭禪‥好吧! 阿彌陀佛!

座右銘‥

 ˙自得其樂、分享人樂、予享我樂‥實在快樂。 ——潘文良

 ˙一分善緣‥其馨兩間;一分惡緣‥其害無限。 ——潘文良

 ˙動動腦‥萬事好;不動腦‥費手腳。 ——潘文良

 ˙也許沒有最好的方法,但總有較好的,或更好的方法。 ——潘文良

 ˙持正律己、以誠待人;愛借諸物、感謝眾生。 ——潘文良

 

  阿文身為長子,上有父母(廢話);下有兩個弟弟、兩個妹妹。

  父親生性木訥樸實,不善交際;早年務農,後做礦工,老實持家,不賭不飲,卻愛抽煙;能詩能畫,亦善書法,可惜‥不大為作,所存盡早毀於阿文(幼年)之手。 父親發起脾氣,倒如火山爆發。 阿文小時,時常挨揍(可見阿文小時候,一定很皮的——只是‥阿文不認為自己很皮),想是望子成龍、求好心切之故吧!?

  母親生性開朗大方(外婆說她小時候,個性實在像「男生」),刻苦耐勞,勤儉操作,雖一字不識(算命的說‥她要是識字的話,會把天地給翻了),卻也能言善道,說話宏亮,輕輕一叫,對面山都聽得到;人緣很好,跟誰都能扯,(在火車上,能跟鄰座的人,扯一路,下車問她‥「那人是誰啊?」 她說‥「我也不認識。」)所以‥到處很容易有朋友……

  阿文想是‥集雙親「精華」於一身——個性偏於內向、好寂靜、不喜熱鬧;跟小朋友在一起,卻會變了個樣,當「囡仔頭王」(孩子王);老老實實、本本分分;不善於「說」(說話),而善於「作」(寫作);當了半年的圖書業務,練得比較「溜(ㄌㄧㄡˋ)」了些,人緣也很好,喜於交遊(廣結善緣);待人之道——一「誠」不變、重於情誼(認識的人,即使只是一個名字,亦時掛於懷、念念於心,永不忘記)……

  興趣方面,偏於文學、藝術之類,諸如‥書法、繪畫、雕刻、泥塑、竹編、草編、中國結、剪紙、摺紙……無一不喜,只是‥從小缺乏他人培養、指導、支持、鼓勵……如今,也只是「興趣」而已!無一有成。

  尚喜觀察研究、設計發明、植花、養蘭、種菜、下棋;爬爬山、跑跑路、騎騎車、打打羽毛球、彈彈吉他、編詞作曲……

  「寫作」,則是從小至今(乃至未來),不變、不斷的興趣。

  嗜好方面嘛! 不抽煙、不喝酒、不嚼檳榔、不嫖、不賭……其它像是‥吃零食、喝茶……皆無喜好(不上癮也);壞的沒有,好的也很少‥不求吃好、穿好等之物質受享,但望精神、心靈之滿足與超脫……

  阿文的毛病嘛! 小時候,好強、好勝、好爭理、不服輸,擇善固執、見惡如仇(只要自己認為對,別人勸也不聽,被人欺負,則耿記於心);國中之時,多愁善感、含情帶恨、怨天尤人、憤世厭俗……(嘿嘿!太誇張了吧!?)

  現在嘛!脾氣太好了,以至於‥小朋友,都不怕(不尊敬)阿文,跟阿文沒大沒小的,動不動就打阿文巴掌、敲阿文頭,爬到阿文頭上(撒X)——把阿文踩在「腳底」…… (這是朋友說的——阿文在‥「姑息養X」,有時,也當「兇一兇」才好。)

  阿文最大的缺點是‥犯了人類的通病‥「不知道自己的缺點。」

  理想抱負方面……小時曾想當科學家、發明家(時常亂搞,看來‥當「幻想家」還差不多);上了小學,一直想當老師;上了國中,看見老師那麼可憐,就想‥以後,乾脆蓋一所學校,讓每個老師,都得以「發揮所學」;蓋好學校後,則「功成身退」,離塵俗世——浪跡天涯、遊雲四海、遁隱山林、吟風唱月(找〈李白、陶淵明〉……去也)……

  今則願行菩薩道,但作佛光大道旁的一座指標,導引所有阿文認識的、認識阿文的朋友‥認識佛法、皈依佛門、信佛、學佛……更於觀世音菩薩面前,發下一願‥但於有生之年,能成立一處道場,專辦‥兒童學佛生活成長營……

  至於‥「生平」,是這樣的‥

民國六十六年,畢於於「台北巿南港區.舊莊國小」。

民國六十九年,畢業於「台北市南港區.誠正國中」。

國三之時,不志升學,而執筆於作,畢業之後,即入社會,做過水電工、清潔工、土水工、木工,也跟阿叔學作生意(賣豬肉、賣水果、賣菜)……

後來,去當圖書業務。

如今‥致力於寫作、編輯,但能多出一些書‥「勵益」人世……

 

    ※      ※      ※      ※

 

  多有新識的朋友,會這麼問道‥「怎麼你不叫〈阿良〉,而叫〈阿文〉呢?」

  這是因為‥以前的人,很重視「輩分」,連名字也不能「犯上」(和長輩同名)。阿文的三舅,名叫〈慶龍〉,「龍」與「良」,台語是「同音」的——阿文的母親,一字不識,不知「龍」與「良」,是「同音異字」,說什麼也不能叫〈阿良、文良〉,既然不能叫〈阿良、文良〉,就只好叫〈阿文〉了。

(母親說‥本來還取了個「乳名」叫‥〈頭生仔〉,台語為「頭胎」之意,可是‥「頭生」好像「偷生」似的,也就不了了之了。)

  阿文自己呢!也喜歡〈阿文〉這個名字,總覺得〈阿文〉比〈阿良〉好聽——阿文哥哥!阿文舅舅!阿文叔叔!阿文!阿文!多熟悉、外親切、多好聽的名字啊!(嘻嘻!真是——廢話!自己的名字,當然覺得熟悉、親切、好聽……)

  可是‥不知什麼時候、不知哪個王八,竟然給〈阿文〉,取了個外號叫〈蚊子〉! 害得阿文每次打蚊子,就覺得‥是在「打自己」,有時,還會下不了手呢!一世「英名」,毀於一旦,竟淪為「四害」(老鼠、蟑螂、蒼蠅、蚊子)之一,叫得阿文受了「不白之冤」——跳進黃河一千次,也洗不清,百口難辯之餘,也只得「默認」了,還自發願‥絕不與「同類」——合污,寧可餓死,也不叮人——決不要當‥「吸血鬼」。

  阿文後來,還是忍不住的跟大家說‥「以後,你們不要叫我〈阿文〉,要叫我〈阿良〉,我要改叫阿良……」

阿文心想‥〔叫〈阿良〉,也不錯嘛!良有‥天良、優良、良人、良心、良知……有‥良辰美景、良金美玉、良言美語……「良」也不錯嘛!〕

  結果啊! 畢竟當了十來年的「阿文」,當人家叫〈阿良〉的時候,阿文都會‥「忘了我是誰」,忘了自己現在是「阿良」,人家叫了半天阿良,理都不理、應也不應,還以為‥對方是在叫別人呢!

  後來,人家就給「阿良」,取了個外號叫〈不良〉——消化不良、營養不良、品質不良、精神不良、心理不良……簡直成了‥「不良少年」…… 當兵時,還跟一個叫‥〈蕭百良〉的,合稱‥「大小不良」呢!

  還有一個三八阿花(女生),竟然叫〈阿良〉‥「娘子……」把尾音拖得長長的。

  叫得〈阿良〉,雞皮疙瘩,掉了滿地,差點噁吐得昏倒。

  〈阿良〉只好跟大家說‥「你們還是叫我〈阿文〉好了,當『蚊子』,總比當『娘子』好……」

  結果後來……男生不叫〈阿文〉,而叫〈蚊子〉;女生不叫〈阿良〉,而叫〈娘子〉,真是氣煞〈潘文良〉了!

  後來,竟然還被人家封了個‥〈蚊子娘娘〉的……「頭銜」,一見到阿文,就要‥「叩見蚊子娘娘!」 真把阿文給糗死了。

  阿文氣也不得、罵也不得、打也不得,追著打人家也不得,只得——「嘿嘿嘿嘿……」的傻笑。

  阿文後來‥「想透了、看破了」,人家在‥「叩見蚊子娘娘」的時候,阿文就叫道‥「免禮!平身!」

  如此一來,人家就沒轍了,久而久之‥〈蚊子娘娘〉,才「銷聲匿跡」。

  阿文於是‥在跟人家「自我介紹」時,就會這麼說‥「大家好!我叫〈潘文良〉,『潘』是有水、有米、有田的潘,不是沒水的『番』(人家叫阿文〈小潘〉,叫到後來卻變成〈小番〉);『文』是『文字』的『文』,不是『蚊子』的『蚊』;『良』是『良知』的『良』,不是『娘子』的『娘』……〔誰要把我寫成(叫成)『番蚊娘』,我就……算了!〕簡而言之‥『文良』就是‥『文章優良』的『文良』!」 (呵呵!阿文介紹自己,還真像是在‥「繞口令」呢!)

  跟阿文「同名同字」的,到處都有,而「同名同姓又同字」的,也是不少——阿文因而,還「碰」了不少……笑話呢!

 

  阿文小時候,鄰家的大姐姐,教阿文寫姓名、ㄅㄆㄇ跟123。阿文剛學會寫「潘文良」這三個字時,跟著爸媽,到「下港」外公家去——看熱鬧(該地在大拜拜)。阿文一到那裡,就跟左鄰右舍的哥哥、姊姊、弟弟、妹妹‥「打成一片」。

  大夥帶著阿文到處玩,跑東跑西、跑來跑去,最後,跑到「墓仔埔」(亂葬崗)去玩——躲貓貓(捉迷藏)。(阿文最會躲貓貓了,以前,曾躲進菅芒叢裡……睡了四個小時,害大家找得差些去報警,登記「人口失蹤」呢!)

  阿文像隻小野兔似的,一溜煙,就鑽進菅芒叢裡,躲得不見人影……結果‥發現一塊傾斜了的墓碑上,居然鐫著‥

    潘公文良之墓

  阿文看得驚訝不已,還以為‥自己看錯了呢!於是‥照著墓碑上的字,描了好幾遍,以便「確定無誤」……回去(外公家),不禁就叫問道‥「阿母!阿母!我著抑未死,哪會著有『墓』啊咧?」 (抑未‥還沒。 著有‥就有。)

  外公聽了,冷不防巴了阿文一下頭,打得阿文退了好幾步,跌坐地地上——

  阿文坐在地上,目瞪口呆地,看著外公……

  外公張著「血盆大口」(嚼檳榔)——「哈哈哈哈……」的笑了一陣,罵道‥「戇囡仔哩咧!呣知影生——你也知影死!?」 (知影‥知道。)

  (子曰‥「不知生,焉知死。」 呵呵!小小年紀的阿文,連怎麼生的都不知道,竟然就知道「死」了呢!)

  想想跟人家‥「同名同姓又同字」,也真是有夠……好玩(慘的)。

 

    ※      ※      ※      ※

 

  當年,阿文家鄉的「信和煤礦」,還沒「收場」的時候——

  阿文有回,替父親去領薪水,發現‥名冊上,居然也有個〈潘文良〉,呵呵!同名同姓又同字。 阿文笑了笑,指著名冊上的〈潘文良〉,叫道‥「阿姨!阿姨!還有這個,是我的——」

  會計小姐看名冊上的〈潘文良〉,又看了看阿文制服上的〈潘文良〉,推了推眼鏡,竟然一臉疑惑的問道‥「你的,不是領走了嗎?」

  阿文聽得(看得)不禁——「哈哈哈哈哈哈!」的直直笑,笑了好會兒才說‥「阿姨!我是騙妳的啦!那個(指著名冊)〈潘文良〉,是別人;這個(指著自己制服上的名字)〈潘文良〉,才是我啦!我和他,只不過是‥『同名同姓又同字』而已!」

  會計小姐,竟也——「哈哈哈哈……」的笑了一陣,叫道‥「我嗎是騙你的,他是茨邊,我哪會予你騙去!? 而且‥你是個小孩,哪有可能做工?」

  阿文聽了,還真是洩氣,不禁叫道‥「那我剛剛,不是『白笑』了嗎?」

  會計小姐,聽得——「哼哼哼哼哈哈哈哈……」的,笑得差些跌破眼鏡呢!

 

    ※      ※      ※      ※

 

  阿文當兵前,身家調查時——

  朋友居然撿了張‥〈潘文良〉的身分證,跑來找阿文,叫道‥「阿文!阿文!你的身分證掉了——」

  阿文摸了摸口袋(皮夾子),心想‥〔奇怪!我的身分證,「剛剛」才放進去……怎麼會掉了……讓你撿到?〕

  他看了看,叫道‥「嘿!阿文!啊你看起來,就瘦瘦的,怎麼這張(相片)看起來,胖胖的? 什麼時候照的啊?」他接著,把反面(身分證的背面)看了看,叫道‥「嘿!啊你什麼時候搬家? 你不是住在『湖仔內』嗎? 什麼時候,搬到『舊莊』去的? 怎麼沒告訴我?」

  阿文把那張身分證拿過來,看了看,笑道‥「這個不是我——」

  朋友叫道‥「明明是潘文良,怎麼不是你?」

  阿文笑道‥「這個潘文良,不是我這個潘文良,而是和我‥同名同姓又同字的一個潘文良。」

  朋友聽了,笑道‥「嘔!我想說‥怎麼幾年沒見,竟然變這麼多,簡直變成了『別人』,真是太恐怖了!」

  阿文舉起身分證,叫道‥「嘿!潘文良!哪一個是潘文良,你的身分證掉了,在我這裡。」

  過了會兒——

  有個稍胖了些的人,走了過來,叫道‥「我就是潘文良,請問‥你是不是撿到我的身分證?」

  阿文(用懷疑的眼光看著他——)問道‥「你就是潘文良啊?」

  他點了點頭,叫道‥「沒錯啊!我就是潘文良……」

  阿文笑道‥「嘿嘿!我也是潘文良」阿文笑著,看了看他的身分證——「嘿!你(年齡)還比我大呢!拿去——」

  他接過身分證,叫問道‥「你也是潘文良?」

  阿文便掏出自己的身分證,來給他看——

  他看了,叫道‥「真難得,竟然碰到一個‥跟我同名同姓的……潘文良。」

  阿文笑道‥「潘文良碰到潘文良——真難(真慘)!」

 

    ※      ※      ※      ※

 

  後來,到了「訓練中心」,兩個〈潘文良〉,竟在同一連,還鬧了好些笑話。

  初幾天,「點名」時,大概是太過緊張、專注了,點到那個潘文良時,阿文也喊「有」;點到阿文時,那個潘文良,竟然還跟著喊「有」。

  連長又好氣、又好笑的叫道‥「你們兩個潘文良,一個在第一排、一個在第三排,差那麼遠,竟然還會分不清‥哪個『潘文良』是自己……沒關係!下次,要是還沒點到你(指阿文),你就給我『有』,還是點過了,你(指另一個潘文良)還給我『有』,我就罰他‥伏地挺身五十下!」

  聽了連長的「警告」,兩個人,這才「認清彼此」,不再「聞名則有」。

  兩個潘文良的信件,更是常常被人,有意無意的「放錯」——還好‥沒女朋友,不然‥「情書」,都被「別人」看光了。

 

  到了星期日,阿文在寢室裡,閑得無聊、悶得發慌;突然有人來叫阿文「會客」。 阿文樂得‥連跑帶跳的,到了會客室……結果‥找不到半個親友……

原來是‥另一個潘文良的家人,害得阿文「空歡喜」一場,不過‥倒也沾了不少「同名同姓又同字」之利,吃了不少東西呢! (沒會客的人,要待在寢室裡,所以‥能到會客室去,那真是很好的事情——那個潘文良,幾乎每個星期,都有人來會客,阿文到是‥沾了不少光呢!)

  那個〈潘文良〉的媽媽說‥「你也叫潘文良,那你也是我兒子!」

  阿文還給她‥「媽媽!媽媽!」的叫呢!(呵呵!為了‥騙吃騙喝嘛!)

 

  又有個星期日——

  阿文等了半天,沒人來會客。

  廚房來抓公差,阿文就被叫去了……

  阿文又洗又切的,搞了一個多小時,又被叫去載餿水餵豬……

  忽然,有人來叫阿文——會客。

  阿文叫道‥「真的假的? 別騙咧!」

  他叫道‥「我來救你,還不好啊? 快走!快走!」

  阿文笑道‥「哼哼!說的也是,我去跟『廚頭』(廚房班長)說一聲!」

後來,到了會客室,果然是‥自己的媽媽和堂姐、甥女們。

  雪峰看到阿文,便叫道‥「阿文舅舅!他們剛才,叫了一個潘文良來……(指著另一個潘文良——)那個啦! 害我嚇一跳,怎麼‥阿文舅舅,當兵一個多月,就變成……另外一個人了? 害我都不認識……以為你被‥『整容』了呢!」

  大家聽得‥「哈哈哈哈……」的直笑。

 

  有次,放「榮譽假」,才「鮮」呢!放榮譽假,必須要「測驗通過」的,才有得放。 因為‥大多數的人,家都在「台北」,連長便為大家,叫了部遊覽車。

  大家上了車,正要開走時——

  阿文的班長,突然叫道‥「嘿嘿嘿!等一下!等一下!我記得‥放假名冊上,只有『一個‥潘文良』,怎麼兩個潘文良,都上車了啊?」班長便回頭問另一個潘文良的班長道‥「你有沒有搞錯啊?」

  那個班長叫道‥「是你搞錯,還是我搞錯?」

  班長便問阿文道‥「你測驗有沒有通過?」

  阿文說‥「有啊!」

  班長叫道‥「對啊!我就記得有啊!」班長又問另一個潘文良‥「那你有沒有通過?」

  他搖頭道‥「我沒有啊!」

  班長聽了,打了他一下頭,叫道‥「沒有,你還上來?」

  他叫道‥「我們班長叫我放假,我怎麼知道?」

  班長就對著他的班長——「嘿嘿嘿!」的笑道‥「你錯啦!」

  那個班長叫道‥「我看名冊上,有個潘文良,以為是他呢! 下來!下來!抱歉!讓你空歡喜一場……」

  他聽得直叫‥「真倒楣!錢也交了、車也上了……差一點,就跑了……」

  結果‥每個人出了兩塊,還他「車錢」(因為‥車費早給了遊覽車公司),安慰這隻‥沒跟上陣的「鴿子」。

 

  後來,部隊「移房」,每個人的「內物」,都裝進「黃埔大背包」,送上車,載至新營區去;部隊則以「行軍」方式,從凌晨兩點,走到中午,方至新營區,剛好吃午飯;吃完午飯,整理內物——

  阿文由於被抓去廚房當公差,所以‥晚了些,才回房,竟然找不到‥自己的背包,趕緊跑去找班長,叫道‥「報告班長!我的黃埔大背包,怎麼不見了?」

  班長叫道‥「有沒有上車?」

  阿文道‥「有啊!我們是一個一個,照順序放上去的,班長還在旁邊看啊!」

  班長道‥「是啊!奇怪!那怎麼會不見?」

  阿文靈機一動,叫道‥「啊!一定是那個潘文良,給我拿去了,我去看看——」阿文趕緊跑到第一排去找〈潘文良〉,果然看見‥「自己的東西」,被排在「他」的床下…… 阿文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叫道‥「喂!同仔(同梯、同名同姓又同字)!這個(指著臉盆)潘文良是我咧!你拿到我的內物了——」

  他竟然叫道‥「亂講!這明明是我的……」

  阿文叫道‥「你看你看——兵籍號碼是‥宇二八五五七二……這是我的。」 (臉盆上,以及所有內物,都要寫上‥姓名及兵籍號碼。)

  他竟然叫道‥「亂講,這是我的——」

  阿文指著他軍服上的「名牌」說‥「你看看自己的兵籍號碼……嘿……啊!啊你兵籍號碼,怎麼跟我的一樣? 你該不會‥連我的衣服……也拿去穿了吧!?」

  他叫道‥「你就沒我這麼胖,你的衣服,我能穿嗎?」

  阿文叫道‥「說的也是……看看軍人身分證——」阿文拿出一看——宇二八五五七二,是自己的沒錯……

  原來是‥他的名牌,在製造時,弄錯了,印成(只印了)阿文的…… 他竟然也「冒用」了一個多月,而未發覺……

  搞了半天,阿文的內物,方才總算‥「物歸原主」了。

  呵呵!當兵當久了,人都會變得「天天」(悾悾)的,竟連自己天天在用的內物,都會「不分彼此」(分不清彼此),真是有夠‥傷腦筋的!

  …………

  後來,中心兩個月一過,兩個潘文良,也就「各自分飛」了——聽說‥另一個潘文良,中了「金馬獎」,到外島去了……

  …………

  退伍至今,也未曾再聯絡,不知‥他今在何方也……

 

    ※      ※      ※      ※

 

  阿文退伍不久,到郵局去辦「儲戶」——

  承辦小姐,突然站了起來,把阿文從頭到腳,看了一遍——

  阿文被搞得也把自己從腳到X,看了一遍,疑惑地問道‥「有什麼問題嗎?」

  她問道‥「潘文良,是你本人嗎?」

  阿文看了看自己……差些跑去照一照鏡子,摸了摸臉,叫道‥「是啊!是我本人啊!有什麼問題嗎?」

  她又問道‥「你是潘文良啊!?」

  阿文叫道‥「沒錯啊……有身分證的……我可不是‥『冒牌貨』嘿!」

  她看了看阿文的身分證,笑道‥「我以為是‥『舊莊國小』,那個潘文良老師咧!」

  阿文笑道‥「嘔!妳是說‥『舊莊國小』,那個跟我‥同名同姓又同字的老師(非與阿文當兵的那個潘文良)啊!那個我知道!」阿文早聽大妹說過了。

  她笑道‥「我剛才在想‥怎麼多久沒見,他竟然會變成你這副模樣……而且‥他早就有戶頭了,幹嘛還要再辦? 奇怪得很……原來‥還有這麼個‥同名同姓又同字的〈潘文良〉,真是有夠巧!」

  阿文笑道‥「多著呢!(台北縣)電話簿一翻——還有三個呢!」

  小姐聽了,叫道‥「真的啊!你有那麼多個啊!?」

  阿文笑道‥「不是我有那麼多,是『我的——名字』,有那麼多人用,有那麼多人,都同名同姓又同字的,叫作『潘文良』……如果有那麼多我,那真的是‥太慘了。」

  小姐聽了,不禁‥「哈哈哈哈……」的笑個不停。

 

    ※      ※      ※      ※

 

  如今,拜網路發達之賜,無聊時,就在「搜尋列」裡,輸入〈潘文良〉三個字,還發現了‥好幾個〈潘文良〉呢!

  原來‥阿文的母校「舊莊國小」的那個〈潘文良〉,是擔任「幹事」,而非「老師」,不過‥他可是‥

  「十項全能、主動擔負責任、終身學習的幹事‥潘文良先生。」

  幹事潘文良先生,將於九十三年八月一日年,滿五十三歲,服務公職三十年退休。

潘先生在「舊莊國小」,服務廿七年,兼辦過合作社經理,協助過文書組、出納組等業務;擔任過足球隊、羽球隊、毽球隊的教練;學校活動中,有關音響、攝影、園藝、電腦等,都仰賴他支援。

  潘先生是台北市的的傳奇,早在使用蘋果、PE2 的時代,他就為薪資和財產管理,寫了系統處理。

  在球場上,各校都是‥體育老師擔任教練,舊莊國小,由幹事領軍,還創出赫赫戰績。

  他有神奇綠手指,經常收養垂死的植物,還為校園美化、綠化,貢獻實務智慧;他愛物惜福、化腐朽為神奇,常將兩三部故障收錄音機、錄影機,整修成可用的一部;修理電扇、桌椅,那是簡單的事;也能維護電腦,即時分擔系統師,解決同仁的電腦問題,更是讓人稱道!

  因為少年時期,在工廠工作,隆隆的機器聲,弄壞了聽力,所以‥潘先生講話大聲,讓初到學校服務的同仁,不敢親近,但是‥只要一相處,就知道‥潘先生,是能隨時支援、發揮力量的可靠貴人,同仁都尊稱「潘大哥」。

  這學期,潘先生為學校建置「舊莊植物園」網頁,從閱讀、蒐集資料、考證、撰稿、拍攝,依照學校地圖位置點選,一切自己完成,提供了‥豐富的學習資源!

  年輕的夥伴問‥「您怎麼會呢?」

  他回答‥「學啊!做呀!」

  他是終身學習的實踐者,是我們的模範!

  這個暑假,他還參加救生員訓練,我們已經預約‥新年度,支援學校的游泳教學! 雖然退休,學校還少不了他!

  網址:www.edunet.taipei.gov.tw/ public/DownFile/68/%A4H%AA%AB%BBx.pdf

 

    ※      ※      ※      ※

 

  有個〈潘文良〉,很會讀書、考試,以前在修碩士班,現在在修博士班(不知是否同一人)——

阿文只有「國中畢業」,所以‥學校的書,都給他去讀啦!

  有個〈潘文良〉,是什麼「今日儀器」的經理。

  有個〈潘文良〉,是什麼「台灣工銀證券債券部」的襄理。

  《讀史札記.九十二‥蔣介石的侍衛頭子俞濟時》裡,記載著‥

  1935年,俞濟時,在浙贛皖邊,任剿匪司令時,重創方志敏、尋淮洲的抗日先遣支隊,獲得蔣介石的「天語褒揚」,以知兵許之俞濟時,時逢抗戰軍興,蔣介石組建整編七十四軍(整編七十四師前身),就以俞濟時,為首任軍長;後來,國民黨五大主力之一的七十四師,由此發仞,而〈王耀武〉等,後期大將,此刻,都是俞濟時,不折不扣的部屬。

  俞濟時統軍,深得〈吳起〉的要領,以重賞待之士卒,所以‥士卒莫不上陣用命、殺身成仁。

  1937年的「淞滬會戰」中的「楊家村」反擊戰,打響後,俞濟時部戰士〈潘文良〉,以軍用鐵鍬,連連劈死三名日寇。 俞濟時傳令通知‥全軍上下,以潘文良為「士兵楷模」,連升兩級。  此後,戰士〈趙新文〉,有感於此,以腹部重傷的情況下,用刺刀捅死五名日寇。 特別是「張古山」一戰,〈張靈甫〉偷襲成功,七十四軍,乃以敢戰聞名戰場,俞濟時,自然也臉上飛光。

 

  〈鬼雨〉所撰‥《道緣儒仙.第二百一十八章.專使》裡,寫著‥

  皇上聞言大喜,笑道‥「禮部尚書潘文良,果然見識不凡!……」

  原來‥這個〈潘文良〉是‥小說裡的人物。

 

  大陸,也有幾個〈潘文良〉呢!

  北興信用社主任〈潘文良〉,告訴我們‥「農場領導常說‥要換位思考,要站在信用社的立場,支援信用社工作,讓我們可以大展身手,為農場職工服務。」

 

  「瀋陽防爆電機總廠」,也有個叫〈潘文良〉的,不知擔任何職務?

  還有個〈潘文良〉,寫了篇什麼‥《法學研究.論虛擬研究開發中知識產權的確認》。

  還有個〈潘文良〉,為「重慶市潼南縣環境保護局」之副局長,寫了好多關於環保的文章,還有出書呢!像是《中國環境》等等。

  大陸的「四川省.眉山市.東坡區.太和高中」,有個教數學的〈潘文良〉老師。

  還有個〈潘文良〉——紮著一個小辮子,特別可愛。(想必是個女生也!)

 

    ※      ※      ※      ※

 

  其實‥「名字」只不過是「我的」——名字,名字只是「我」的「代號」罷了!而這個「我」,又是誰呢? 誰又是我呢?

  而這個「我」,亦只不過是個「字」,真正的我,又是什麼呢?

  …………

  朋友問道‥「你在『文中』,怎麼都寫『阿文』,而不寫『我』呢?」

  其實‥原因很簡單,因為‥有很多事情,(用)「阿文」可以辦到,而「我」,就很難去辦……再者‥「阿文」可以是任何人(代表任何人)、任何人都可以是阿文——「阿文」不只是「我」而已,「我」要高興「阿文」是誰——阿文就是誰,「阿文」只不過是「我」的「代表」而已……

  …………

 

  說是在「自我介紹」,結果‥又扯到「題外」去了……離題八千里路,還真不知道‥怎麼回來呢! 若有朋友,願意用點心去「思考」的話,或許會有所得吧!

  阿文方才,思作一偈,於此順手提出,以「享」讀者‥

「說火不燒舌,言水不解渴,名字若執著,徒受苦惱磨。」

  其中意趣,但自體會,願諸朋友,皆能得其益用……

 

  竟然想不起‥(以前寫)「自我介紹」,是怎麼「結尾」的……

作文,總要「有頭有尾」的嘛!若是‥「有頭沒尾」,像馬少了尾巴的話,那就很好笑了!(不過‥人類沒有尾巴幾千萬年了,倒也不覺「難看」呀!)

既然‥不知如何「收場」,乾脆‥這樣好了——

  最後,祝大家‥

心愉體健!

萬事如意!

  阿文——下台一鞠躬。

                  民國八十六年五月三十一日 星期六

▃▃▃▃▃▃▃▃▃▃▃▃▃▃▃▃▃▃▃▃▃▃▃▃▃▃▃▃▃▃▃▃▃▃▃

                        1997.05.31.六 撰

                        2002.07.08.一 三校

                        2005.05.01.日 排版

 

 

  本傳:2005.06.27.一 09:11:20

*今傳:2006.11.21.二 00:40:36

<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