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萬生萬世的情與海難分
關於部落格
一生的夢與愛在此奔騰,
萬生萬世的情與海難分。
我忍耐,我等待,
我沉潛再回來。
  • 6686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古今名人對聯--陳衍(1856-1937)福建侯官

古今名人對聯--陳衍(1856-1937)福建侯官

http://bbs.lnd.com.cn/dispbbs.asp?boardid=112&id=786329

 

 

陳衍

 

 

/ 君雲    

 

 

  陳衍(1856-1937.7.8),小名尹昌,字叔伊,號石遺,晚署石遺老人,福建省侯官縣(今福州市)鼓樓龍山巷人。出生時其父陳用賓年已50歲,故為之取名3歲隨父讀,4歲誦《千家詩》,5歲讀《四書》、《毛詩》、《左傳》。清末民初學者,晚清三大詩人之一,同光體閩派詩首領。以精深的詩學、儒學、經學、史學造詣在文壇上享有盛譽。中國近代著名經濟學家、理財家、金融家、翻譯家。
  晚清時期,清·同治十二年(1873年)四月入邑庠,1874年二月考取致用書院。23歲治文字學,著《說文舉例》7卷。1882年中舉人,第二年北上赴禮部試不第,同年著《說文辨證》14卷。1886年應臺灣巡撫劉銘傳之聘到基隆,作劉銘傳幕客,不久辭職回福州。1888年到上海沈瑜慶(沈葆楨之子)家教書,沈女鵲應(孟雅)從之學詩。後又應湖南學政張亨嘉之聘,擔任總校,並代張亨嘉批閱士子之文,頗受器重。甲午中日戰爭中國失敗,清政府要割臺灣、澎湖列島和遼東向日本求和。遂和林紓、卓孝複、高鳳岐等於1895年春上書都察院,堅決反對這種辱國行為。1897年由林旭介紹往上海,任同鄉陳季同、陳壽彭等人辦的《求是報》主筆。該刊多譯載西洋各種學說和維新派一些文章。發表《論中國宜設洋文報館》一文,主張延聘精通中外時務的人,介紹西洋國家理財、務農、通商、興工、勸學、敬教、使賢任能各要務。同年著有《尚書舉要》7卷。1898年春應湖廣總督張之洞之請,任官報局總纂。素有文名,工作得心應手,甚得張之洞歡心。還寫了《戊戌變法榷議》等文章。
  民主革命時期,1898年戊戌變法失敗後,張之洞恐惹禍,停辦《官報》,令辦《商務報》,以研究實業為主。除編《商務報》外,還與人合作翻譯《貨幣制度論》、《商業經濟學》、《商業開化史》、《商業博物志》等。1903年閏五月赴京參加特科考試。張之洞為閱卷大臣,本欲列其試卷為第一,但因試卷未按規定格式寫,不送閱,故未取。失意回武昌任府立 師範學堂 教授。不久張之洞回武昌任湖廣總督,複辦官報局,仍派為任總纂,同時兼督署文案委員、商業學堂監督、洋務局幫辦及漢口商務局幫辦等職。1907年張之洞由湖北調京任軍機大臣,兼管學部。亦隨同入京為學部審定科主事,兼京師大學堂經學教習。1909年張之洞去世,痛哭數日。辛亥革命後結束政治生涯,到南北各大學講學。191510月應嚴複之聘,任京師大學堂講席,並為梁啟超《庸言雜誌》撰寫《石遺室詩話》稿。同年袁世凱謀劃稱帝,設立籌安會,宣傳帝制搞聯名勸進,施愚等人把其之名列碩學道儒之首。知後很生氣,要求眾議院撤銷自己的名字。19164月回福州,應福建省當局之聘任《福建通志》總纂。在烏石山沈葆楨祠開局,並立定體例。19221月新《福建通志》編就,全書600卷,約1000萬字,其中新列門類為前志所無者如《通紀》、《方言志》、《版本志》、《金石志》、《山經》等(1938年出版,迄今仍是省志中最為完備的一部)。對於各類資料主張甯繁毋簡,並強調記載出處,指出此史料也,以備後人刪節可也。同年刻印《石遺室文集》3集、《石遺室詩集》卷七至卷十。不久到廈門大學 任 教授。
  大革命時期,複任北京大學經文科教員。
  土地革命戰爭時期,1931年因同門人葉長菁之介紹,在無錫國學專修學校 任 教授,與校長唐文治相得甚歡。晚年寓居蘇州,與章柄麟、金天翮共倡辦國學會。19376月回故里度暑假。
  193778因病在侯官縣故居文儒坊三官堂逝世,享年81歲,葬於西門外文筆山。一生著述甚多。在經學方面有《周禮疑義辨證》、《禮記疑義辨證》、《考工記辨證》等;在史學方面有《福建通志》、《閩侯縣誌》等;在文學批評方面有《石遺室詩話》、《鐘嶸詩品評議》等;在創作方面有《石遺室詩集》、《石遺室文集》等;在編著方面有《遼金元詩記事》、《宋詩精華錄》、《近代詩抄》、《說詩社詩錄》等。
  夫人:蕭道管(1855-1907),字君珮,一字道安,福建省侯官縣人。亦能詩善文,著有《〈列女傳〉集解》(10卷)、《蕭閒堂遺詩》(4卷)、《說文重文管見》(1卷)等傳世。

  陳衍自題聯

北地胭脂,恰住胭脂勝地;
□□□□,□□□□□□。
——
自題江蘇省蘇州石遺園(下聯佚)
  石遺園在蘇州胭脂橋。20世紀30年代初陳衍遷居蘇州,是年恰其妾(本北方名伶)30歲,陳衍親撰一聯語。石遺園內竹樹蕭森,中置半西洋化住屋,書室前小園,雜種奇花異卉。《石遺室詩話續編》即寓居蘇州時所作。19376月陳衍返閩度暑假,7月旋即病歿。

  陳衍撰題聯

分派洛伽開法宇;
隔江太武拱山門。
——
題福建省廈門市鷺島五老峰南普陀寺天王殿大門

誰知五柳孤松客;
卻住三坊七巷間。
——
題福建省福州市三坊七巷
  福州市國家文物保護單位三坊七巷和朱紫坊街區是自唐宋以來形成的坊巷,成為歷史文化名城的重要標誌之一。三坊七巷是全國最大的古街坊,與山西平遙、江蘇周莊一樣聞名海內外。三坊七巷內的沈葆楨故居、林覺民故居、嚴複故居、歐陽氏民居、小黃樓、林聰彝故居、二梅書屋、陳承裘民居、水榭戲臺等9處,與朱紫坊內的薩家大院、芙蓉園,共11處經典建築,被國務院公佈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三坊七巷始建於西晉末年,唐安史之亂後,這裏逐漸成為以士大夫階層、文化人為主的居住街區。整個街區占地40公頃,體現了閩越古城的民居特色。這裏的一巷一坊皆有故事和傳說。歷代眾多著名的政治家、軍事家、文學家、學者居住在三坊七巷,自唐以來就有黃璞、余深、鄭穆、陳烈、陳襄、鄭性之、陳承裘、陳衍、梁章钜、林則徐、陳寶琛、沈葆楨、薩鎮冰、何振岱、劉冠雄、林旭、林覺民、林微因、鄧拓、冰心等等名人都曾在此居住生活過。三坊七巷民宅大都有高、厚磚或土築的圍牆。牆體隨著木屋架的起伏流線,翹角伸出,狀似馬鞍,俗稱馬鞍牆、風火牆。牆頭和翅角泥塑彩繪。宅院一進或多進,每進都有大廳、後廳、正房、後房、左右披榭、前後天井。特別精彩的是天井,它從三維空間上,巧妙地連接門楹、大廳東西廂廊和天空。又從時間的角度,把陽光、空氣和風水引人宅內。集中體現了福州古城的民居技藝和特色,被建築界譽為規模龐大的明清古建築博物館。三坊七巷有28處區級以上文物保護單位和掛牌保護的名人故居、典型古建築和尚未公佈為文物保護單位的131處古建築,包括名人故居、老字型大小商宅、古代教育遺跡等,都已列入《福州市三坊七巷、朱紫坊歷史文化街區保護管理辦法》的保護範圍。上聯五柳孤松客,是指陶淵明。陶淵明宅邊植有五棵柳樹,因此自號。

聊增東越湖山色;
略似西江宗派圖。
——
題福建省福州市男詩龕
  福州市的詩龕有二:一為男詩龕,一為女詩龕,專祀閩中歷代著名男女詩人。……男詩龕即在福州西湖宛在堂內(今為西湖茶室),始建于清初,乾隆時永泰黃任(號莘田,晚號十硯老人)重行修葺,堂內祀鄉前輩林子羽、王孟揚、鄭少谷、傅木虛、高宗呂、葉臺山、曹能始、謝在杭、徐興公、幔亭等十人,皆明代長於詩者。……嗣後又陸續增祀,至解放前夕達二百七十人。堂內懸有名人聯句,頗為人們所共賞。鄭振麟《福州男女兩詩龕》(《閩海過帆》,上海書店19923月第一版,P.79

  陳衍賀贈聯

決眥入歸鳥;
深叢隱孤羆。
——
贈起文

一雙同夢生花筆;
九萬培風齊鬥楂。
——
賀贈著名文學研究家、作家錢鍾書、楊絳結婚

萬里琴書雙伉儷;
家師範兩 先生。
——
贈武昌師範學堂教員戶野週二郎夫婦
  日本人戶野週二郎任武昌師範學堂教員,其夫人亦教育家,在武昌創設女學堂、幼稚園,充保姆教習。

  陳衍撰挽聯

品望邁冶亭鐵君,年來蘭田屏居,夜半蒼茫射猛虎;
題詩遍戒壇盤谷,他日平山重過,壁間飛動見龍蛇。
——
挽八旗宗室主考官寶竹坡(祝寶廷)待郎

  賀贈陳衍聯

仲公道廣扶衰漢;
伯玉詩清啟盛唐。
——
南京臨時政府顧問章炳麟賀陳衍80歲壽誕
  上聯仲公,即仲長統。東漢末哲學家,字公理。官至尚書郎,參丞相曹操軍事。主張人事為本,天道為末。指出亂世長而化(治)世短,乃是權貴熬天下之脂膏,斷生人之骨髓所致。著有《昌言》。下聯伯玉,為陳子昂的字。陳伯玉為唐傑出詩人。于詩提倡漢魏風骨,反對六朝柔靡之風,所作《感遇》等詩,指斥時弊,風格高昂清峻,是唐代詩歌革新的先驅,對唐詩發展頗有影響。此聯以仲長統、陳子昂比陳衍,有一定內在聯繫,但讀來確有過譽之感。此或為壽聯頌譽的特徵吧。

  附錄:【陳衍軼事、趣聞】

  經濟譯著
  陳衍從事政治活動前後大約25年,其間從日本人研究財政學有年,翻譯活動也主要集中在這個時期,時間與嚴譯《原富》(1901-1902年)、林譯《茶花女》(1899年)先後同時。但與嚴、林不同的是,陳衍譯書是為其政治活動服務的,不僅專譯經濟類書,內容也重在系統、通俗、實用,面向商人和商務官吏。不僅在所主編的《求是報》、《商務報》上用大篇幅宣傳西學,例如在第5期上就刊登了《日本維新紀聞》、《英國貨殖志》、《日本商務學堂章程述略》等文章,還主持並參加翻譯、出版了《商業博物志》、《貨幣制度論》、《商業經濟學》、《商業開化史》、《商業地理》、《銀行論》等書,在向國人介紹西方資本主義商業、金融、經濟理論。
  1901年陳衍同屬下日本人河瀨儀太郎合譯了《日本商律》,在《譯日本商律敘》中,陳衍闡明了自己的翻譯動機,他以為中國自秦漢以後,始輕商人。一切商事,聽民自為,官不過問。其經官者,官以民律治之。夫民律之不足以治商也久矣。而以治民之律治之,則律所不載,為商者無所恃以不恐。商之智力,則隨而具屈。商何由振?……及獲商律例、創行《商務報》,略例第十二條令譯東西各國商律,以備異日定中國商律之用。可見陳衍翻譯西方經濟著作的目的非常明確,就是要通過借鑒西方有關法令,使中國商業的管理趨於規範,進而振興商業。在這篇敍言中,陳衍還介紹了他翻譯該書的始末以及該書的情況:“……《日本商律》本名《新商法》,其舊商法凡一千餘條,以多於民法相複,故於明治三十二年參酌各西國商法改正為《新商法》,共存六百八十九條。近時日本新出商業各書,間引舊商法,然所依據者皆《新商法》也。惟律意頗精深,率然譯之則數百條中相觸相背者往往而有,又所言各種公司、各種保險、各種票券、證券以及各種商行,為多中國人未經涉獵者。然其書有要義二卷,為日本法學士丸山長渡所著述,西川一男所參助解釋最為詳明,總數十萬言。每與東士河瀨儀太郎氏共譯此律,一條一句之中有所未解,或往復辨證至再至三,至於十數或更詳。譯所謂要義者以發明之,其不名《新商法》而名《日本商律者》,所謂名從主人,物從中國意也。
  《 石遺 先生年譜》中對這本書的翻譯做了這樣的記錄:自去秋籌辦《商務報》,訂日本人(高等商學畢業)河瀨儀太郎,字長定,專譯商務各種書報,是春開始發行。……首譯商律五百餘條,破產律數十條,兩日而畢。其中商務名詞多所未識,往往數字之疑往復筆談,至數百字始悉者又須簡明注出,使閱者易知。幸河瀨長定中國文理甚用功,尚易通達。刊成日作一敘。可見陳衍從事翻譯的態度亦極為認真。另外陳衍不滿於中國無商業學校出身之人,而官中人員與有商務之責者,又不留心商務"的現狀,同河瀨儀太郎合譯了幾本有關經商的教科書,如1901年的《商業經濟學》和《商業博物志》,後者"原本英文,日人譯之,今又轉譯中文,分植物、動物、礦物三門。學者不可不閱之書。在該書的引言中,陳衍寫道學識即是一個資產,而生財之利源。敵兵不能掠奪,季候不能損害,威嚇不能萎衰。而其防禦保全,不要一錢。一時收得利益,而實為永久之確定資本焉。”1902年陳衍又譯《日本破產律》並且寫了《日本破產律發明》對其中若干條文做了解釋和注解,出發點同樣是備異日定中國商律之用,還譯了《銀行論》和《歐美商業實勢》,在《歐美商業實勢》一書序言中說商業不旺,國力不富,何日能與歐美諸國連鑣並馳。及至1903年陳衍又翻譯了《商業開化史》。這幾本譯書,都在《商務報》上連載。此外陳衍還有意推行保險業務和成立公司,在《商務報》中連續登載了《公司篇》和《保險篇》等長篇文章,對世界各國的經濟情況做了大量翔實的報導。

  翻譯名家
  陳衍的經濟思想主要來自西學,很大程度上受西方近代經濟學思想的影響,這在《送河瀨儀太郎歸日本》一詩中也有體現。詩雲:自強在尚武,原富在戒逸……竊思挽國局,財政宜秩秩。硬貨定本位,紙幣相輔弼。中央集散法,制限區伸率。股券若泉湧,國事理如櫛。求言下征車,謂可陳造膝。可見陳衍對金融貨幣原理是通曉的,對中西貨幣制度也進行了比較研究,對中西貨幣的狀況也是比較瞭解的。
  更值得一提的是,陳衍能把所學的西方經濟理論結合個人的經濟思想靈活地運用於實際,在武昌輔佐張之洞期間,解決了湖北財政上的許多問題,例如,他主張實行類似英國的貨幣制度,以金元為主,輔以銀元、銅元(相當於英國貨幣中的金鎊、先令和便士),再發行等值的紙幣作為輔助,因為在他看來"地球上各大國,正幣輔用金,輔助貨幣乃用銀銅。中國一用銅之國也……顧本位未至於用金,則於地球上各國通商,貨幣物價已無處而不受虧。貨幣未遍用銀,則銀塊、銅錢時出入淆雜其間 ……二者皆大失理財之道。"此外,他還主張以國家之名統一鑄造貨幣,通過國家法令規定其使用,並建議改進印製錢鈔的技術,採用難以偽造的外國暗字銀紙,遏制假官錢票的氾濫,使湖北的官錢票信譽提高,在十余省內通行。這些貨幣改革理論都是陳衍通過長期考察中國貨幣實況,兼采西法之長形成,因而在實踐中獲得了較大的成功。光緒二十八年張之洞採納他的建議創鑄當十文銅錢的銅元,一時濟急市場,行用南北各省,前後數年共盈利一千四百余萬銀圓。這些款項用於發展湖北軍工業、組建訓練第二鎮新軍、開辦省內師範學堂和普通小學堂、派遣留學生,等等。
  在清朝大多數士大夫仍抱著為政不言利不務財用的古訓不放時,陳衍不但大膽提出處今日之天下,不理財,殆不可一日居矣的主張(《福建省地方財政狀況講義敘》),還建議當政者延訪中國通人、貫通中外實務者數人,為中文主筆,舉所謂務才、訓農、通商、興工、敬教、勸學、使賢、任能各要務,備愁所以整頓之法,皆實在可言可行者,實為論說;又舉西人向來之欺我者……皆翻譯洋文,刊之報紙以醒國人,堪稱近代思想先知先覺者。雖然由於頑固勢力的阻撓,陳衍救國圖強的抱負無法完全實現,但他一生翻譯經濟著作十餘部,以備訂立中國商律、整頓貨幣制度、建立銀行股市之用,是深有見地的。湖北新政勃興,推動當地民族經濟的發展,為後世留下一筆寶貴的財富,陳衍的心血並未白費。而在改革開放向縱深發展的今天,我們回顧陳衍在譯介、應用西方經濟理論方面的卓越成就有其特殊的意義。發展經濟學從第三世界國家的發展中,得出一條人所共知的經驗教訓。即只要開啟門鎖就能使用的建設項目(Turn-Key Project十之八九是要失敗的,在當前錯綜複雜的世界經濟情況下,為保持我國國民經濟的持續、穩定、健康發展,就要像陳衍那樣,主動借鑒、吸收西方經濟學的優秀成果,並根據我國具體國情加以運用,使其為我國的經濟發展服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